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大田村的果子熟了

原作者: 稅清靜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我們大田村的桃子熟了!”
  “是我們大田村的桃子嗎?快洗出來嘗嘗!”
  “別急,這是工會組織的‘以購代捐’,為大家采購的節日福利,每個人都有!”
  2020年6月23日,端午節前一天,成都市紅星路二段85號四川省作家協會院內正常的上班秩序突然被打亂了,大家紛紛涌向院內,像迎接貴賓一樣去迎接那一箱箱紅彤彤的桃子,因為這可不是一般的桃子。四川省作家協會對口幫扶達州市渠縣巖峰鎮大田村5年了,今年,大田村的扶貧水果產業終于掛果投產了,作協的領導和同志們心中那份喜悅,甚至比大田村的村民還要高興。

大田村的桃子熟了       攝影 稅清靜


  渠縣是中國西部內陸省份四川東部典型的山區農業大縣,地處四川盆地東部,達州市西南部,與廣安、南充、巴中山水相連,幅員2173平方公里,轄37個鄉(鎮),人口150萬。
  渠縣屬省定貧困縣,是國家秦巴山區連片扶貧開發重點縣,也是全省“四大片區扶貧攻堅行動”88個重點貧困縣之一。2014年,全縣精準識別貧困村130個,建檔立卡貧困戶47065戶143802人,貧困發生率12.1%。
  由于特殊的自然地理環境和歷史文化原因,渠縣這個多山的丘陵縣人口眾多,區位劣勢十分明顯,是全國聞名的“稀飯縣”。其貧窮落后,被人用笑話式典故來形容,說是有人坐飛機,從渠縣上空掠過,只聽得下面呼呼呼喝稀飯的聲音,不絕于耳。渠縣人缺米缺糧,吃不起干飯,只能在鍋里多摻幾瓢水,煮些稀粥來充饑,由于大家都窮,都是以稀粥為主要飯食,被人調侃和擠兌,這是“稀飯縣”的來歷。長此以住,渠縣人也自嘲說是“稀飯縣”的,個中多少無奈、多少傷悲,只有渠縣人自己才能體會!它就說明了一個真切的事實,渠縣窮啊!
  改革開放的幾十年,是渠縣人大量外出務工求生的幾十年。一方面,他們把年邁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留在家鄉,到沿海開放城市和發達地區求生活、求發展,為發達地區更加發達做出了自己的貢獻,另一方面,他們的外出也導致了家鄉野荒蕪,雜草叢生,既沒有成熟的工商業,也沒有傳統的農業產業, 更沒有先進的現代農業產業。
  2015年開始,四川省作家協會對口幫扶渠縣巖峰鎮大田村。全村10個村民小組,總人口952戶3527人。2015年,全村貧困發生率高達22.5%,是遠近聞名的“窮村”。作為一個手里既無資金又無資源的“清水衙門”,四川省作家協會黨組一班人,可算為大田村的脫貧致富絞盡腦汁。
  一開始,縣上給村里修建了連片異地搬遷安置點小區,可是房子修好了,沒一戶人愿意搬進去。為什么老百姓不愿意搬呢?原來是小區的電還沒通,要通電還得另外架線路增加變電器。此外,小區里吃水也沒解決。沒水沒電,貧困戶們不愿搬也情有可原,居住不能解決,人心不穩,怎么談脫貧致富?四川省作協黨組領導便拉下臉皮,從省電力到市縣電力系統,幫大田村呼吁、協調,終于解決了小區用電問題。四川省作協是參公單位,盡管自己靠財政撥款,硬是從機關人頭公用經費里擠出十余萬元,在大田村搬遷小區后面幾百米遠的山包上修建了地下水窯,在山下打了一口井,將井水抽到山上,再利用壓差,通過鋪設的管道流入移民安置小區每一戶人家,讓家家戶戶都吃上了自來水。水和電的問題解決后,貧困戶們陸續搬進了安置點小區。

七一前夕,四川省作協黨組書記侯志明(右一)到大田村慰問老黨員 攝影稅清靜


  安居才能樂業,為貧困戶送雞苖鴨苖,甚至出資鼓勵他們養羊養豬養牛,這些當然能讓貧困戶增加一些收入,但要讓村民解決長期增收,還是得靠發展大型農業產業,讓村民在家門口就業增收。只有貧困戶有了穩定的經濟收入,才能真正實現脫貧致富。為此,四川省作協黨組領導認識到,要讓村民認識到發展產業的重要性,首先就要提高村干部的認識,開闊他們的眼界,于是省作協組織出資大田村干部們走出大田走出渠縣,帶他們去那些發展得好的地方參觀考察,學習別人的好方法好經驗。
  大田村位置偏僻,人口多,貧困程度深。大多數青壯年都外出務工了,山地林地大量土地沒人耕種,荒草長得一人多高了。結合組織大田村干部外出考察情況,最后,大家決定,鼓勵村民種植洋姜。洋姜是很多人都喜歡吃的一種根莖類菜品,它口感脆嫩,不論是鮮食還是腌制,味道都特別誘人。洋姜的生命力很強,在一些山野地帶就能生長,對土質沒有過高的要求。洋姜好種好收,一年播種,收獲后有塊莖殘存土中,翌年可不再播種,那些沒人耕種的山林土地都可以種洋姜。所以,作協和大田村兩委決定組織村民種植洋姜,希望這個項目能增加農民的收入。但是,洋姜種植也形不成規模,形不成規模就算不上產業,就不能長期為貧困戶和村民們提供增收保障。
  渠縣人都知道,渠縣出了個“水果大王”,此人做了幾十年的水果生意,生意做得特別大。但是,這位“水果大王”雖然是渠縣人,他卻不在渠縣,甚至他都不在四川境內做生意,而是長期在貴州生活經商。要是能與那個水果大王產生關系,邀請他來投資,把大田村這些山上拋荒地連片開發,建成大型果園,種上水果就好了。時任大田村第一書記、四川省作協下派第一書記黃澤棟回成都向省作協黨組領導們匯報這一想法時,大家覺得這想法好是好,可是要實現起來估計沒那么容易,因為投資太大,還要流轉土地……
  其實,對口幫扶大田村的單位,還有一個是渠縣的扶貧移民局。他們也在為大田村的長遠發展而大費周張,扶貧移民局也想到了將大田村土地流轉,成片發展水果種植這個項目,于是四川省作家協會和渠縣扶貧移民局不謀而合。

四川省作協黨組書記侯志明(右一),黨組成員機關黨委書記李鐵(左二),黨組成員、秘書長張淥波等在大田村碩源公司水果基地調研。攝影稅清靜


  曾經在2014年,為了引進水果種植長效產業,時任渠縣扶貧移民局局長張渠偉專門三次跑到貴州,找到那位渠縣籍“水果大王”羅慶全,再三邀請他回渠縣來投資,發展水果種植產業。
  彼時羅慶全早就在貴州買了房安了家,早就成了貴州人,原本并沒有回老家投資的事,但他經不住張局長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感情牌,最終答應了回渠縣考察。羅慶全答應回渠縣投資種植水果,其實也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2014年春節,在外多年的羅慶全回家鄉祭祖時,看到離開二三十年后的家鄉還是那么貧窮,他詢問一位長輩一天能掙多少錢時,那位長輩說:“能掙十多元。”十多元,也就是兩三斤水果的價格,這個數字深深地刺痛了羅慶全。那時,羅慶全便萌發了回鄉創業帶領導大家致富的想法。但是想法歸想法,真正要行動起來,還是張渠偉給了他莫大的信心。他知道,作為故鄉之子,他有責任為家鄉的未來盡一份義務,幫助父老鄉親脫貧致富,否則,內心難以安寧。
  2014年8月,“水果大王”回到家鄉,成立四川省碩源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在渠縣新市鎮雞山村流轉土地1600畝,從此踏上了產業發展之路,成為渠縣減貧濟困的帶頭人。碩源農業以“綠色發展、共享致富”為基本理念,把企業發展與地方經濟社會發展、農民致富緊密結合在一起。在公司發展過程中,創新設計并采用“公司+農戶”、“公司+村委會+農戶”、“公司+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農戶”、“公司+銀行+返鄉創業農民工”、“公司+項目+村委會+水庫移民”等多種模式,實現多種利益聯結,在全縣十一個基地發展水果種植產業一萬余畝,常年在碩源農業園區務工的農民達1500余人,其中從外地返鄉務工的農民達4600余人,解決了他們既能務工掙收益,又能照顧家庭父母子女的現實需求,大大增加他們和家人的生活幸福感。

碩源農業水果基地一角             照片由碩源公司提供


  當然,碩源公司的成績離不開渠縣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支持和鼓勵,尤其是扶貧移民局的引導和幫助。有了這層“特殊”的關系,當張局長找到碩源公司負責人羅慶全,邀請他們來大田村建果園,幫助大田村百姓脫貧致富時,碩源公司便欣然同意了。當然,在商言商,碩源公司也提出了一些條件:諸如村上配合搞好土地流轉,解決園區交通和灌溉用水等。于是,為了保障碩源公司大田村項目順利進行,四川省作家協會和渠縣扶貧移民局分工不分家,張渠偉親自己幫他們在縣上跑手續和協調基建經費,四川省作家協會負責宣傳鼓勵村民們積極參與,并做好有關政策宣講。記得有一次,有兩家人不愿參與土地流轉,并企圖帶頭阻止項目進行。得到這一消息后,時任四川省作家協會下派大田村扶貧第一書記黃澤棟,連夜跑到兩戶村民家里給他們做思想工作,曉之以情動之以禮,最終在第二天凌晨兩點多,才將兩家人思想做通,從而確保了第二天基建工作的順利開展。
  現任四川省作協派駐大田村第一書記史向武說:“碩源農業公司大田村水果基地,從2017年3月開始著手建設,以村為單位2018年7月成立渠縣豐碩農業農民專業合作社,一共流轉土地300余畝,其中貧困戶占地35戶,就近務工解決了勞動人口就有47戶138人,此外有198戶貧困戶入股碩源(股權量化60萬入股分紅);100戶貧困戶借貸產業周轉資金3000元入股(渠縣豐碩農業農民專業合作社),還有非貧困戶20戶人以現金3000元入股(渠縣豐碩農業農民專業合作社),真算得上是風生水起了。今年是第一次掛果,試掛果,按種植要求不能掛果的太多,中途疏果時把果子摘下了不少,到端午節,桃子已經售出1500斤,李子售出3萬多斤,價格分別為8元和6元一斤,品種好,產品也賣得起價格。明年水果正式投產,我們大田村將開發春季賞花、夏季采摘鄉村旅游項目,充分利用生態優勢,保護好大田村優美的生態環境,為日后可持續發展留足空間。”
  史向武講著大田村未來的鄉村振興規劃時,眼里充滿了自信和憧憬,就讓我們期待著大田村越來越美,人民生活越來越好吧。

大田村的李子紅了               攝影稅清靜


  作者簡介:稅清靜,四川射洪人,70后,90年代開始文學創作,從部隊到地方,現供職于四川省作家協會。中國作協重點扶持、成都文學院簽約作家。曾任四川省作協第七屆全委會委員、報告文學專委會副主任。作品散見《中國作家》《長篇小說選刊》《中國報告文學》《中國藝術報》《中國文化報》《解放軍報》等國家級報刊。著有長篇小說《大瓦山》、兒童小說《喜神來了》系列,長篇報告文學《新絲路--從成都出發》、評論集《文學‘雞’因論》等,獲有第十屆中國作家鄂爾多斯文學獎等。
1

路過
1

雷人
1

握手
1

鮮花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該文章已有6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 引用 隨風——我嘞個 2020-6-30 22:37
      我們土生土長在大田村,都沒有把土地利用來掙錢,想種莊稼多難,沒想到現在大田村的土地外人來發財了,真是嫉妒呀.羨慕呀,但要支持,自己不行就別搗亂。
    • 引用 小高71642 2020-6-30 08:49
      謝謝作者稅老師!稅老師的文章之經典、之真情、之真實,我作為大田村的一份子,在這里感謝稅老師辛勤付出,稅老師您辛苦了。
    • 引用 小高71642 2020-6-30 08:46
      其實說起來大田地發展,農村的土地流轉,他是有一個過程的。這個過程其實也是很艱難的,有的思想沒理解到位,那是正常的。我調查了一下,在家生產生活的老百姓90%的人都愿意土地流轉出去,每天就近務工掙錢。但就是在外務工、當老板的有20%的人不理解,說是拿自己的土地讓別人掙錢。這思想我們都能理解,任何事情是一個過程,經過時間和時代的證明,我也相信大田村不論在家或在外的老鄉都能理解 跳出大田看大田,這一點發展只是其它地方的皮毛,所以要支持、不要為個人的小利,損失一切,眼光要放長遠點,思想要更前衛點;時代在飛絮進步,你我要學習前進。
    • 引用 小紅13584 2020-6-29 23:30
      什么是縣里修的小區?小區在什么地方?
    • 引用 東莞市雅莉芬化 2020-6-29 19:34
      又不是分戶到家,只是碩園公司賺錢,農民一畝地才200元,都不到位,包地市大家都不同意,還強制執行

查看全部評論>>

粉絲2 閱讀1457 回復6
上一篇:
“東西”是一家 “浦金”架橋梁發布時間:2020-06-29
下一篇:
天馬行云書畫院舉辦“迎七一.頌黨恩”聯誼會發布時間:2020-06-29
推薦資訊
精選資訊
閱讀排行
精彩展示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