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清白留香的記憶

原作者: 龍緒明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2020年是人生中又一個10年的開頭,想不到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過了年就跑遍全球,瞬間死了超過一場大戰的人,讓我們不得不全把自己關在屋里,不去招惹那個東西...…
  原定于3月26日從成都出港的“再跑東西歐”成不了行,80個人無奈的失望了一回。
  先前以為一兩個月就會過去的疫情,想不到連封城封路這樣的厲害手段都用上了,那龜兒子的冠狀惡魔到了五月還在街上閑逛。
  這件事還真煩人!
  5.20,我們跑遍五大洲“清白留香的記憶”在成都市的新都區進行。“跑遍五大洲”并非非得要到歐洲,美洲。亞洲的中國也在跑遍之列,何況,這個古鎮有位老跑的先賢叫艾蕪,年輕時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去跑了中國和周邊的南邊,回來寫了一本《南行記》。讓更年輕的我讀得來津津有味……
  由于疫情未退,這個團定員20人(后來超了兩人),除全數自駕外,吃、住、都由清流大書坊免費全包,所以,“清白留香的記憶”也是從2017年11月2日前往歐洲“尋找地球上沒有汽車的城市”開始以來第一個分文不收的創作團。
  主理叫楊守年,幾乎和我同歲,也同時只有小學文憑。
  我們兩位三天內各開了一場演講,他的叫“人這一輩子”,我們則是“鳥兒問答”
  安排兩個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老頭子做這場大學問,目的只有一個,通過視頻,網絡讓更多的家庭明白,文憑,決非是子女們唯一的出路。
  1992年才去與馬克思見面的艾蕪不姓艾,叫湯道耕,新都清流鎮人,中共黨員,1927年后去云南轉到緬甸南行,估計當時還沒簽證,一說回來寫了《南行記》。所以,這位看先賢在我們之前就已經開始去“跑遍五大洲”了……
  禁腳的太長幾個月,校對了三本。一是《拓展的記憶》,一是《一場跨世紀的輸官司》,三就是《跑遍五大洲》了。校對在CPL疫情期間的臨時辦事處進行,由L丹主校,場地由明月提供,太清靜的環境讓我們工作狀態很入心,這個期間,L丹、八禾還抓緊時間作了采訪,寫出了頗具價值的《并未塵封的往事、龍緒明說陳淑芬 上下》緊接著,L丹又還原歷史真實,寫下了上、中、下集的《李丹說李丹》,這兩說,著實攪動了中國攝影的過去,讓一些心里有事的人心不能甘……
  一夜的細雨,把老楊家的山莊、比院里的花花草草洗了個遍,那些曬了多少個大太陽的花啊,草啊,天一見亮就蹦的個歡!隨著藝術家們的早起,我也跟著起床沖澡。然后坐在花兒們的旁邊嗅著分錢不花的新鮮空氣和各種鮮花散發出來的芬芳。草兒們也不甘示弱,爭先恐后的把她們看著就有滿滿綠葉素的清香無償的送給了我們……大自然真是慷慨,不但非要我們遭遇那新冠病毒的困擾,也不忘把各種歡悅送給我們。
  昨天夜里我、L丹、八禾在最遠的三色園李丹主席下榻處完成了“清白流香的記憶”第一天的功課,把它上到了網易已經過了12點是今天的時間了,八禾來不起了,“四川文化網”她決定回到別院去睡醒了再上。我不贊同這種態度,當年老電影《野火春風斗古城》中那個起義的偽軍團長關敬陶不是早就在他的辦公桌上放了一條座右銘“今日事今日畢”么?!
  八禾載著我從“三色園”回別院,那是好長的一段路呵,大黑天,我們瞎撞,多跑了好多路,顛來倒去的,找不到路邊那三個騎車的娃娃,我說,看來我們是要在車上睡一覺了?!八禾花了太多的時間,終于找到了她住的別院,送我回菩提小院,本來很短的一段路,卻又找不到北了?!八禾說,算了,你將就在別院睡了吧。我擠到天明,昌輝房里,立即進入無夢之鄉。
  天明早上天明之后抱怨我,你昨天晚上打雷呵!我真的可以鼾聲如雷么?竟然還有這樣的事?!
  正寫著字,曾毅來了語音,他正在整理中國青年攝影家協會瞬間出現之事,這是我們必須向歷史講的故事,中國攝影的有獎攝影大賽,惠及了好多好多的攝影人,這種大賽不是哪個該做這件事的什么單位想到的,而是從曾毅手上開始,他能把世界攝影大會拿到山東“家”里去開,可見他社會動員,機構組合的超凡能力。
  大會拿到到山東“家”里去開,可見他社會動員,機構組合的超凡能力。
  音樂家劉中昭早上告訴我一個可以做音樂的標題,“清白留香的故事在初夏里吟唱”……
  太好太好!絕。

蘇偉(攝)

蘇偉(攝)

蘇偉(攝)

蘇偉(攝)

蘇偉(攝)

蘇偉(攝)

蘇偉(攝)

李丹(攝)

李丹(攝)

李丹(攝)

李丹(攝)

唐朝宰相李德裕剛剛露臉的相府側門

  今天是專營美食的團隊我們做飯,又是一餐美食,加上美景和太多的大學生,在清白的留香范圍就更廣了,難怪譚維維成名曲的詞,曲作者,攝影家兼音樂家人的劉中昭一大早就會向我吐出那么一句自帶音響的說詞清白留香的故事在初夏里吟唱……”

晚上由我說話,叫鳥兒問答。其實就是對CPL用十五年時間推出的“6.5.4計劃作明確的解讀,“6.5.4計劃花那樣長的時間,做那么多的動作,沒那么重的大獎動用全民攝影之力去挑戰那種過去的規矩……不就是為了讓人們對藝術和對藝術運作的認知,有一種人類遭受又一次大疫之后產生與時俱進的創新和顛覆,豎立明規矩,始終都應該是新時代的最強者!

下午抽空去了一趟新繁,又到李德裕的宰相府,這樣一處大唐建筑群,原汁原味地保存至今實屬不易,我沒進在外面畫了一處剛剛露臉不大不小的側開府門,自己得意得很。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粉絲2 閱讀204 回復0
上一篇:
清白留香的記憶發布時間:2020-05-21
下一篇:
清白留香的記憶(第三天)發布時間:2020-05-22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