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銳評丨范藻:“戰疫情”的美學“三思”

原作者: 范藻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突如其來的“病毒”,應該讓我們明白:盡管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何讓生存更有積極意義;盡管懼怕是與生俱來的,但是如何讓大愛真正降臨人間;盡管丑類是無處不在的,但是如何讓美好植根心底。一言以蔽之曰,彰顯思維和思考、反思和反省才是人類生命的無上榮光和神圣使命。

文丨范  藻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為新出現的一種急性呼吸道傳染病,隨著空氣和人口的流動,仿佛一夜之間從武漢開始肆虐中國大地,并向全球蔓延,人們談“病毒”而膽戰心驚,視“病毒”如洪水猛獸。
  隨著病例的不斷增加,尤其是我們曾經熟悉的人被隔離和確診,更有死亡人數的一再刷新,我們愈來愈分明而強烈地感受到了:生命,如晚風中的燭光正在閃爍搖曳;生命,如浪尖上的孤帆正在起伏飄蕩。我們人類曾自詡為是“宇宙的精華,萬物的靈長”的生命,究竟怎么樣了?誠然,每一個普通而弱小的生命,在“病毒”的蹂躪下和威脅中,除了科學的救治和防控都是無能為力的。然而作為靈長類的智慧生物——人類,是有思想的高級生命,正如17世紀法國數理哲學家帕斯卡爾說的:“人只不過是風中的一根葦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葦草。”
  一、“死與生”的生存之思
  “是生存,還是死亡”,哈姆雷特之問,今天再一次擺在了我們的面前。在健康人的意識里死亡那是一個多么遙遠的彼岸世界啊!然而,“病毒”的猖獗,突然讓我們感到死亡并沒有遠離我們而去,它那魔鬼般的身影就在我們身邊晃悠,令我們防不勝防,因為它裹挾在人類須臾也不能離開的空氣中,它潛伏在我們每日必經的生活場合里。迄今為止,它來自何處?如何治療?怎樣預防?依然是云遮霧繞。盡管理智的我們都知道“人固有一死”,死亡是生命的必然結局,但是這種死亡和意外的災難死亡不一樣,它可預料又不可預料。眾所周知,人類生命的死亡有三種情形:一是壽終正寢的必然死亡,二是天災人禍的偶然死亡,第三種就是現在這種既非偶然、又非必然的死亡,既可防治、又不可完全防治的死亡。我曾在《叩問意義之門——生命美學論綱》的著作里闡述了生命的“悲本體”見解,即現實生活中的每一個生命無時不處于理想與現實、情感與理智、清醒與迷惘、已知與未知的矛盾糾葛之中。正因為如此,現實生活,盡管三災八難,現實生命,盡管病魔纏身,但是我們依然一次又一次地,把生命意義的門扉叩響,一次又一次地揚起頭顱,把生命的目光投向未來和希望。然而,面對“病毒”的挑戰,我覺得生命的“悲本體”,不僅來自于生命與社會的人生領域,而且還來自于生命與自然的未知處所,可能那就是學者說的“生命黑洞”吧!其實人類已經不止一次地面對這深不可測的吞噬生命的黑洞。遠的是在一萬五千年前,冰河期的結束,仿佛一夜之際,滔滔的洪水鋪天蓋地而來,那是人類第一次的滅頂之災,以后“挪亞方舟”“女媧補天”的神話傳說,都是這場災難的痛苦記憶;14世紀的“黑死病”,導致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亡;新航路開通后,“天花病”的蔓延,致使曾有數百萬人口的印第安人,到16世紀末只剩下不到100萬人,更不用說當今艾滋病的流行了。
  就在這已是危機四伏的地球上,“病毒”又從一個“陰暗”的角落里竄出來,給憂心忡忡的人類雪上加霜,置身于這柄鋒利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下的我們,應該怎么辦呢?那就是直面死亡,珍惜生命,熱愛人生!在與病毒、病魔的抗擊中超越死亡!如果說,美麗、富足的人生可以締造不朽的生命,那么,美艷、壯麗的死亡將使不朽的生命在最后的輝煌中走向崇高的永恒!聽,詩哲泰戈爾在贊嘆:“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二、“怕與愛”的生命之思
  就像樂生惡死是每一個普通生命的本然趨向一樣,那么親愛疏怕也是生命追求的應有之義。害怕自己染上“病毒”,害怕親人染上“病毒”,害怕人類染上“病毒”,害怕接觸“病毒”的疑似患者,害怕接近“病毒”的傳播疫區,更害怕“病毒”患者,這一系列的“怕”,是保全自我的生命本能性反映,既是熱愛自己的生命、又是關愛他人生命的表現。對此,我們戴口罩、勤洗手、不聚會和打掃衛生、噴灑藥劑,都是無可厚非,并且是應該提倡的,希望將“病毒”趕出我們的家園,直至斬盡殺絕。因此,沒有怕就沒有愛,就這個意義而言,怕也成了愛在特殊情形下特殊內容的特殊表現。這時的“怕”絕非倫理意義上的貪生怕死,而是來自于對生命的敬畏所體現出來最高意義的愛——一種人類之大愛,天地之大愛,更是生命之大愛!行文至此,我的眼前便浮現出一幕幕催人淚下的場面:我們的白衣天使滿懷崇高的仁愛,逆向而行,在“病毒”活躍的潔白的病區穿梭忙碌,哪怕死神就潛伏在他們的四周;我們的政府官員肩負崇高的使命,聞風而動,在“病毒”蔓延的危險疫區指揮檢查,也許死神正在悄悄地向它們襲來;還有我們的各路記者在第一線采訪報道,我們的快遞小哥在忙碌地發貨送貨。他們并非銅頭鐵臂而是凡胎肉體,也不是刀槍不入而是血肉之軀,他們的身后也有白發蒼蒼的老母,嗷嗷待哺的幼兒,這時卻表現出一種超越戀情和親情的博愛,用大愛驅散了我們恐懼的烏云。
  記得孟子說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抗擊“病毒”的精神就是對死亡的蔑視,對生命的向往。由大怕而產生的大愛,就是偉大而崇高的博愛。“病毒”讓人類再一次地懂得:讓世界充滿愛!也許愛的內容有不同,但愛的形式是一樣的;可能愛的層次有差別,但愛的境界是一樣的;或者愛的動機有分別,但愛的目的是一樣的。如果說情愛猶如澆灌生命美的涓涓溪流,母愛好似孕育生命美的湯湯江河,那么,博愛就是開拓生命美的浩浩海洋;如果說情愛側重于兩性之愛,母愛側重于兩代之愛,這兩種愛因其有所局限而顯現出人的自然性特征,那么,博愛就是個體對“類”的愛,它因其愛的對象的廣泛性而閃爍著人類理性的永恒光芒。
  三、“美與丑”的人生之思
  作為一種扼殺生靈的“病毒”,在本質意義是最大的“丑”。因為,它反生命的自由和自由的生命,它反人類的文明和文明的人類。從美學的意義上看,“丑”有多個含義。一是作為社會美意義對立面的丑,它與邪惡、卑鄙、暴力等同,它對人類社會有著現實的危害作用;二是作為形式美意義陪襯物的丑,它與凌亂、繁雜、畸形相似,它對審美感受產生直接的影響;三是作為喜劇美意義的丑,它與滑稽、諷刺、荒誕一樣,它豐富了美學理論的建構。我們所謂的“化丑為美”,就是讓第一類的丑成為激勵和鞭策我們戰勝它的信心和斗志的力量,讓第二類的丑成為磨礪和適應我們重新認識它的價值和魅力的契機。那么“病毒”概念的“丑”就幾乎涵蓋了以上三種類型的丑。首先,它與疾病、瘟疫、戰亂等災難一樣直接導致生命的死亡,給親人和社會帶來無盡的苦痛和莫大的損失,它簡直就是惡魔和暴君。其次,它造成的百業凋敝、經濟滑坡的現狀,與吉祥喜慶、繁榮昌盛的生活形成巨大的反差;它帶來的散漫萎靡、病態愁容和灰心喪氣,乃至慘不忍睹的死尸和呼天搶地的哭號,這些與生機蓬勃、意氣風發、生龍活虎、歡歌笑語等生活形式美是絕對的不可同日而語。再次,盡管“病毒”曾經猖獗一時,似乎所向披靡,但是在我們科學防控的理性意識下,它正無地自容,在我們眾志成城的鋼鐵意志面前,它正在冰消雪化,在我們萬眾一心的強大態勢下,它正在土崩瓦解,它這“易漲易退山溪水,易反易復小人心”的表演,不正是一幕精彩的滑稽喜劇嗎?當我們把那曾經不可一世的“病毒”踩在腳下,發出爽朗的大笑,實際上已經意味著我們至少在精神氣度上戰勝了它,如馬克思所言,這是“人類為了能夠愉快地和自己的過去訣別”。
  由“病毒”的丑導致人類的悲劇感,我們用科學的力量和不屈的精神再把它上升為悲壯美,從而體現出人類獨特而偉大的生命之美。在這一過程中丑促成、催生并實現了人類生命意義的“鳳凰涅盤”,人類猶如集香木自焚的鳳凰,沒有因為生活中和生命中丑的存在而麻木不仁、文過飾非,甚至自甘墮落、坐以待斃,而是將丑作為生命的對立面,警醒快要沉淪的生命,鞭策瀕臨危亡的生命,在與丑的較量中背水一戰,置之死地而后生,從而升起生命的又一輪輝煌的太陽!
  無可否認金錢至上、娛樂至死正日益吞噬著正直而高貴的靈魂,突如其來的“病毒”,應該讓我們明白:盡管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何讓生存更有積極意義;盡管懼怕是與生俱來的,但是如何讓大愛真正降臨人間;盡管丑類是無處不在的,但是如何讓美好植根心底。一言以蔽之,彰顯思維和思考、反思和反省才是人類生命的無上榮光和神圣使命。
  “病毒”風暴里的人類生命正在經歷一次九級臺風的考驗。而此刻,我的斗室猶如風暴的中心竟是那樣的平靜,盡管面對“戰疫情”的電視屏幕、“防病毒”的網絡資訊,我的胸腔中和腦海里常常激蕩起情感和思想的波瀾。在這足不出戶的特殊日子里,我自由的身體失去了春天的原野和春意的舒暢,我就在這枯坐、沉思和閱讀、寫作中,再一次讓往日浮躁的心靈和動蕩的思緒,回歸生命意識的林莽之中,潛入生命情感的大海底下,一個人在那里默默地丈量著“我”與自己、“我”與他人、“我”與社會、“我”與自然的真正距離。

  范  藻
  FAN ZAO
  四川傳媒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四川傳媒學院有聲語言藝術學院副院長,四川省文藝評論家協會文學專委會副主任,國內生命美學和災難文學研究知名學者,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中華美學會、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

路過

雷人

握手
15

鮮花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15 人)

該文章已有13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 引用 夏小涵涵涵 2020-4-25 21:26
      美學不僅僅是對美與丑的形式探索,更是內心思想與情感的博愛升華。從個體審美感受出發,既貼合當下世界熱點新聞,又探討了人類命運共同體,新穎的視角、到位的分析,拜讀啦![抱拳][抱拳][抱拳]
    • 引用 SunnY83310 2020-4-25 09:21
      疫情期間看過太多對于疫情反思千篇一律的文章,老師這篇文章卻能夠給我們提供一個新的角度對于疫情所造成的影響進行反思,每次來看老師都會給我帶來新的思考,同時對于事物能夠有新的認識。
    • 引用 范藻 2020-4-25 08:48
      游子37461: 當更多人從經濟、從政治的角度分析抗疫之時,老師另辟蹊徑,從思想的角度,從生死、愛恨、美丑的角度切入,耳目一新。也許,只有深入到這樣的視角,我們才能真正 ...
      不愧是我高足呢
    • 引用 游子37461 2020-4-25 08:33
      當更多人從經濟、從政治的角度分析抗疫之時,老師另辟蹊徑,從思想的角度,從生死、愛恨、美丑的角度切入,耳目一新。也許,只有深入到這樣的視角,我們才能真正理解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真正涵義,因為,人性是相同的。
    • 引用 雨蝶32507 2020-4-24 22:26
      每次拜讀老師的文章都是一種亨受!
    • 引用 Abbot_cm 2020-4-24 20:57
      多年后再次讀到老師的文章,依舊精彩,對疫情的分析很獨到!

查看全部評論>>

粉絲1 閱讀3148 回復13
上一篇:
當代文化視野中的“世界文學”發布時間:2020-04-17
下一篇:
大邑縣文聯 | 出人才、抓作品、謀發展發布時間:2020-04-28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