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黃宗賢丨延綿中的振興與突破——現實主義主題性創作的新作為

原作者: 四川文化網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內容摘要:百年來,特別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借鑒外來觀念在中國社會變革中逐漸本體化的現實主義藝術,在中國現代藝術史上占據主導地位,形成了不同于西方現代藝術的中國藝術現代性內涵。進入新時代的今天,蘊含著現實主義精神的主題性藝術創作得到大力倡揚并取得了顯著成效。提倡現實主義,絕不是固守一種藝術的手法,而是要提倡一種精神品格,一種關注中國、關注現實、關注人的生存境遇的態度。現實主義的主題性藝術在時代的大變革中,必然有更廣闊的空間和更大的作為。
  關鍵詞:現實主義  主題性  藝術創作  精神品格
  毫無疑問,在20世紀以來的中國現代藝術發展中,現實主義藝術占據了主導地位,鋪墊了中國現代藝術史的鮮亮底色。正是現實主義主導地位的確立,使得20世紀以來的中國藝術史總是與中國社會歷史的變革同頻共振,成為了百年來中國歷史與社會變遷的形象史,也是中國現代文化精神觀念演繹的視覺呈現。進入新時代以來,在“以人民為中心”創作導向的引領下,以主題性創作為主導的現實主義美術創作又迎來了一個新的時期,從2016年開始,文化和旅游部組織實施的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項目體現蘊含著現實主義內涵的主題性美術創作所取得的嶄新成果和新特點。
  “現實主義”(Realism)作為一個外來的概念,產生于19世紀的庫爾貝時代。其實,從這一概念產生開始,現實主義就不單是一個寫實手法的問題,而是一種態度,一種藝術對待現實社會的態度。其中又經歷了庫爾貝式的畫其所見的現實主義到基于歷史要求、追求典型化的批判現實主義的轉化。由于現實主義藝術在時間鏈條上與沿襲了上千年的建立在模仿論基礎上的古典寫實主義相連接,兩者似乎有一種天然的連帶關系。其實,現實主義并不等于寫實主義,現實主義的真正精神是人本主義,即對社會現實中人的生存境遇的關注,對人與現實社會關系的思考。庫爾貝藝術的真正意義就在于他將藝術的視野從古典藝術最為推崇的歷史、宗教和神話題材挪移到現實社會,關注底層民眾的生活境遇,折射出人道關懷的精神之光。法國現實主義之后,還有我們所熟知的蘇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和中國革命現實主義。因此,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現實主義歧義紛呈,并無一個統一自足的理論。但是,關注現實,或者說具有現實主義精神的主題性藝術創作,成為了人類藝術史上的重要現象。
  在中國,現實主義藝術并非在西學東漸之初就蜂擁而至,也不是曾經流傳的蘇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植入,而是在中國本土的現實吁求中逐漸建構起來的。眾所周知,“五四”前后,隨著西學東漸和“美術革命”思潮的興起,西方藝術的觀念與方法,不斷傳入中國,其中學院寫實主義占據了重要的地位。這種學院寫實主義并不等于現實主義,它強調的是建立在寫生基礎上的寫實方法的建構。現實主義作為一種創作觀和方法,在抗戰時期才被建構起來。不過當時通常稱為“新寫實主義”,以此來區別以往的學院寫實主義。“新”在何處?新就新在將藝術從象牙塔式的學院挪移到救亡的現實中,將藝術視為抗日救亡的投槍和匕首,而不再是藝術家附庸風雅的方式。正是在新寫實主義風潮的激蕩下,許多藝術家走向了抗戰的前線、走向了邊區、走進了民眾之中,創作了一大批直面現實,為民族命運吶喊的主題性美術作品。唐一禾的《七七的號角》《勝利與和平》、呂斯百的《四川農民》、吳作人的《重慶大轟炸》、馮法祀的《捉虱子》、李斛的《嘉陵江纖夫》等都是代表性作品。可以說,民族救亡斗爭,開啟了中國現代美術史上主題性美術創作占主導地位的先河。最能體現現實主義精神的主題性創作,無疑是版畫和漫畫。這兩個小畫種,在大時代有大擔當。漫畫并非是學院式寫實風格,但是,它卻是最能介入社會,最具抨擊時弊力量的藝術。使現實主義藝術在理論與風格上具有中國特色,并形成體系化創作觀念與創作模式的無疑是延安魯藝。誕生于抗戰烽火中的延安魯藝,順應時代需求,服從中國共產黨人的政治理想,建構了全新的為革命、為大眾、為抗戰現實服務的藝術觀念和“舊瓶裝新酒”的創作方法,即從傳統民間年畫、剪紙等藝術樣式中吸取養料,表現解放區的新面貌和民眾的新生活,創造了全新的藝術語言、風格,把“五四”以來進步的文藝家追求的大眾化藝術理想,在觀念和形態上得以確立和實現,正是在這里,革命與藝術、現實與藝術、藝術與大眾、傳承與創新實現了深度的結合,建構了現實內容、大眾化語言、民族形式相結合的現實主義藝術創作模式,在當時的中國體現了先鋒性、前衛性與革命性。

張小磊  援非醫療隊  紙本設色  296×200厘米  2019
  從革命戰爭時期的以民族化、科學化、大眾化為三大支柱的新寫實主義,在新中國成立后轉換為革命現實主義,并與蘇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一拍即合,前呼后應,鋪就了新中國美術的基調。正是貼近時代,關注現實,高揚集體主義精神的藝術觀和創作方法,對塑造新中國的國家形象和建構大眾化的新中國美術體系,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改革開放初期出現的傷痕美術、鄉土寫實主義等藝術風潮,為中國的現實主義美術增添了新的內涵,也糾正了一度出現的偽現實主義偏差,還現實主義以本來面目,在中國藝術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但是,在80年代中期以后,隨著西方現當代美術思潮和視覺圖式紛紛涌入,使中國美術在短短十多年時間里,濃縮地演繹了西方現代主義藝術百余年的歷史。種種新潮藝術以借鑒求創造,盡管多有模仿痕跡,但形成了多元共生的藝術局面。不過,經過三十多年的歲月,在琳瑯滿目之中,中國當代藝術創作也顯露出一些問題。突出地表現為現實主義藝術創作的式微和隨之而來的消費語境下功利現實主義的乖張。最重要的表現就是藝術變成了消費意識形態的同盟,商業操控著藝術,制造出一種市儈主義的藝術觀:作品的市場價值代替了藝術價值,藝術家的功利現實主義代替了關注人、同情人、提升人的現實主義。20世紀以來,在革命和建設中形成的,以現實主義為主旋律的主題性創作被嚴重地擠壓。有人將現實主義與當代藝術截然分割,似乎當代藝術的內涵就是對現實主義的主題性創作的反叛。就如格林伯格所認為的先鋒與大眾藝術是不可調和的兩端一樣。
  進入新時代以來,“以人民為中心”的藝術觀成為藝術界重要的價值導向,這也是中國當代藝術應有的本質特征。一說到當代藝術,“當代”似乎成為專有詞匯,先鋒藝術家以此來標榜自己才具有的“前衛性”,而一些鄙薄“前衛”藝術的人,也將“當代”拱手相讓給了西方或者被視為追隨西方的人。前者將當代藝術(Contemporary Art)囚禁于一個狹隘的概念中,即所謂“觀念本體”。后者將當代藝術視為與傳統、與現實主義藝術格格不入的藝術形態。事實上,“當代”并不是一個神秘的范疇,“當代藝術”也不過意味著一種處于“正在進行時”的藝術,是一個動態的歷史范疇。不緊貼中國社會、文化和藝術發展的連續進程,對這塊土地上的他人的痛癢無所關注,只滿足一個小圈子的無病呻吟,或陶醉于拍賣場上的叫賣之聲,果真就能代表中國當代藝術嗎?法國文藝理論家羅杰·加洛蒂曾經提出了一個概念叫做“無邊的現實主義”,以此看待現實主義,表現手法便不再成為現實主義藝術的一個要件。這樣,庫爾貝(還有尚弗勒里等)當初主張的現實關懷,便有理由在紛繁復雜的現實主義中充當底線。于是,我們可以看到,現實主義的邊界便擴充至當代藝術身后,將其囊括在內了。
  事實上,就世界范圍的當代藝術來看,的確也顯示出了不同于現代主義的顯著特征。如果說現代主義乃至古典主義藝術,創作的出發點和動因主要在于個人精神觀念、心緒的抒寫,或者儀式化表達與神圣空間的營造(如宗教、神話、帝王、英雄題材的美術創作),而當代藝術中最具影響力的潮流,就是強調對日常生活,對公共空間、公共領域和社會現實的介入。使藝術不再是藝術家個人情感的宣泄,而是一種以視覺形式參與、改變日常生活,介入社會成為構建人與人、人與社會對話交流的精神場域的手段。就“介入”性的強化這一點來說,使藝術與社會、與現實有了一種更加緊密的聯系,因而可以說當代藝術與現實主義在價值取向上有一種契合。或者說,當代藝術本身就包含了現實主義。
  回眸百年來中國現代美術的精神創獲,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國藝術在價值取向上由超然遁世向現實關注的轉換,在藝術視向上由文人雅趣向大眾主義的轉換。使得中國的現代藝術形成了不同于西方藝術的“現代性”,西方現代藝術是西方社會由手工生產向大工業生產演進的必然產物,關注的是面臨大機器生產,基于哲學深思所帶來的個人生存文化問題。而中國的現代藝術始終與國家民族救亡圖存、文化啟蒙、制度革命、文化改造、經濟建設、民族復興的世紀主題相關聯,從而鑄就了中國現代藝術的現實主義的美學品格。承揚這種品格,推動主題性美術創作的發展是藝術發展的規律所使然,更是時代的呼吁。
  在進入新時代的今天,中國人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接近民族偉大夢想的實現。在這樣一個時代,有太多為實現夢想而奮斗的人物和精神需要藝術家去表現,有太多在構建美好生活過程中民眾的喜、怒、哀、樂需要藝術家去關注,有太多實現夢想的意愿與現實規約力之間的張力需要藝術家去捕捉。大時代,呼喚產生能蘊含時代氣息與精神的精品力作,大時代也為能為時代塑像、為歷史儲存記憶的現實主義的主題性創作提供豐厚的土壤和廣闊的空間。現實主義與寫實主義有一種天然的聯系,寫實主義本身在經歷上千年發展演變后,早已成為一種依然具有生命力的藝術手法。因而在倡導藝術多元化的今天,現實主義藝術空間廣闊,更應有更大的作為,寫實主義應該有而且必然有自己的空間。
  今天,提倡的現實主義的主題性創作,絕不是固守一種藝術的手法,而是要倡揚一種精神品格,一種關注中國、關注現實、關注人的態度。進入新時代以來,特別是近年來,在文化和旅游部的大力倡導下,關注現實,表現中國人民新的精神風貌、建設成就,體現大國擔當精神,抒寫中國人民為實現偉大夢想而生發豪邁情感的主題性美術創作取得了新的進展。由文化和旅游部于2016年啟動,歷時3年實施的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項目就是新時代主題性美術創作取得的新成果、新進展的集中體現。通過對完成的包括油畫、國畫、版畫、雕塑等藝術門類的134件(中國畫38件,油畫61件,版畫9件,雕塑26件)作品的觀賞,讓我們看到,主題性美術創作不僅在繼“國家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之后,在創作的規模和藝術的質量上有所拓展,有所提升,而且體現出一些令人欣喜的景象和值得關注的特點。這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關注現實,唱響主旋律。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項目入選作品的題材十分豐富,涉及歷史、現實與未來。有對革命年代激蕩的風云追憶,有對今日的凝望和未來的暢想;有外在世界的影像,也有心靈世界的折光。但是,在一百三十多件作品中,表現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進入新時代以來中國人民嶄新精神面貌、思想情感和為實現偉大中國夢的奮斗精神的題材占據了主導地位。這些作品對于新時代的表現,涵括了中國社會生活各領域、各階層和祖國建設的各條戰線。董卓的《國家的脊梁》、談強的《勛章》、馬佳偉的《唱響明天——打造千年雄安》等作品,既塑造了為共和國發展做出卓越貢獻的革命前輩、老科學家,也表現了普通建設者的創業精神。孔凡博的《遠航——中國自由貿易區》、王奮英的《暖心——十八洞村貧困戶精準識別公示會》等作品所表現的題材呈現了進入新時代以來在建設和改革方面出現的新景觀、新事物和新面貌。盡管題材不同,但是敬業愛崗的勞動者,城市化進程中追逐夢想的農民工;少數民族歡慶豐收的喜悅氛圍,青山綠水的美麗景象;建設中的大廈和繁忙的工地,高速奔馳的列車;劈波斬浪的戰艦,萬里之遙維和的身軀——真實立足于大地上的人們,始終是作品中生動的主角。在藝術家的筆下,他們共同凝鑄成為中華民族偉大的精神肖像。題材的多維性、豐富性、鮮活性超過了以往。這種多樣的題材共織了充滿時代感的主旋律,使“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在藝術家們的作品中得到生動直觀的體現。
  二是講述百姓故事,表達民眾情感。關注現實,謳歌黨、謳歌新時代、謳歌人民和英雄,無疑是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工程鮮明的主題。在這種主題之下,在具體的題材表現中顯示出一個重要的特征,就是藝術創作者藝術視向的下移,真正體現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創作態度。趙曉東的《幸福的菜籃子》、陳樹中的《俱歡顏·安居》、王巍的《時代節奏》、孫昌武的《小康之家》、周宗凱的《三江源禮贊》等作品都是表現普通勞動者的日常生活和平凡工作。藝術表現的內容既接地氣,又有鮮明的時代性。講述百姓故事,表現現實生活中民眾喜怒哀樂的情感,謳歌新時代人民為夢想而努力奮斗的精神,描繪百姓平實而祥和的生活,不再是寫在文本上的口號,而是實實在在地轉化成了可感的直觀、生動的藝術形象,體現出接地氣、弘揚正氣、彰顯人氣的風貌。中國革命文藝運動以來形成的“以人民為中心”文藝觀,不僅在新時代的美術創作中得以體現,而且還賦予了“人民性”新的內涵,使我們看到了新時代中國人民的奮斗精神、積極向上的精神風貌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許楊、廉南寧  遼寧號航母  布面油彩  216×490厘米  2019
  三是緊貼時代脈搏,力求藝術創新。面對入選的主題性美術作品,觀眾能感到強烈的時代氣息撲面而來。藝術家們表現的題材和藝術語言與社會發展、祖國前行的步伐同頻共振。一些以往很少表現的題材被藝術家們熱情地描繪。許楊、廉南寧的油畫《遼寧號航母》、范春曉的《中國制造走向世界——C919大飛機》、張振江的《 重器——海洋石油981》、周吉榮的《貴州“天眼”》、王利的《飛天港》等作品都以飽滿的熱情表現了新時代以來中國科技與建設的新成就,讓觀眾從藝術圖像中感受到中國速度與中國力量。中央美術學院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研究中心團隊的《G20杭州峰會:向世界傳遞中國聲音》、周長春的《和平使命·藍色交響曲》、盧志強的《建設中的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等作品形象地彰顯了中國的大國責任與擔當和為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所做的努力與奉獻。而黃啟明的《深圳速度、日新月異》、羅小珊的《互聯網+創業時代》等作品,則通過對城市新面貌和當代青年時尚生活樣態的描繪,將當代中國“景觀”、中國形象表現得鮮明而生動。
  藝術當隨時代,藝術本來就是為時代而創造、為時代而存在的,正如白居易詩中寫到的那樣:“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唯有與時代休戚與共的藝術,才是有意義的藝術,也才最終因其感遇時代和言之有物而具有長久的生命力。當然,時代性既指向內容,也指向形式。形式上的時代性意味著緊跟藝術發展前沿,探索語言形式的耐受力和藝術表達的多種可能性,創造適合時代需要的當代審美形式,同時為推動藝術創新負起責任。因此,時代性是一個焦點,能同時折射藝術的社會性與自律性的價值之光,從而完滿地回應歷史向藝術提出的要求,并讓真善美得到釋放。我們看到許多入選的主題性作品力圖在藝術的圖式和語言風格上力求新的建構,如張蕊的中國畫《使命行動》和張小磊的《援非醫療隊》、黃慶的油畫《上海世博會中國國家館》等作品,既傳承了傳統文脈,在圖式和時空關系處理上又注入了當代審美意識,給人以全新的陌生化的感受,拓展了審美空間和意境。藝術內容的現實性、藝術情感的真切性、藝術語言與風格的創新性,這是一切經典主題性美術創作動人的價值所在。
  從近年來蘊含著現實主義精神的主題性美術創作所取得的成效來看,給我們最重要的啟示就是,現實主義藝術的中國特色是一枚硬幣的兩面,可以被表述為:弘揚民族文化傳統與現代化的統一,保持中國文化身份與國際化的統一。對藝術家來說,落實這種現實主義,將意味著首先既明確藝術發展的歷史連續性和文化傳承使命,也明確藝術的歷史繼承與發展創新的辯證關系,探索弘揚民族文化的當代形式;二是明確藝術的愉悅價值與社會意義的關系,放開眼量,深切關注社會現實,表現中國人民在民族復興偉大進程中的生存、希望與奮斗,重樹藝術的社會責任;三是明確藝術乃是人類的精神價值,而非達到個人目的的手段,藝術家的個人理想應以服從藝術精神為前提。當下,重樹藝術超功利的基本價值尤具現實意義。只有超越自身的利害,才能看到人民的現實,獲得真正的現實主義,也才是真正的當代藝術;再就是要意識到置身于全球化語境,中國當代藝術再不能封閉自守,而要廣收博取,但必須放棄“后殖民”心態,以藝術的智慧,保持文化現實感,維護中國文化身份,并能惠澤于世界文化多元化的當代品格。
  藝術概念的內涵及表現形態從來都是流變的,但是,藝術總是與社會的方方面面,與現實的不同維度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性。早期馬克思主義藝術理論家豪塞爾曾說過“只有無藝術的社會,沒有無社會的藝術”。中國現代藝術史或許說不上是形式、語言不斷演化、蛻變的歷史,但是,一定稱得上與社會現實,與中國的歷史變革聯系得最為緊密的歷史。因而,中國現代藝術史,也可稱為中國社會變革的視覺史詩,極具社會學價值。今日之中國,今日之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代呼喚直面變革,回應現實的主題性藝術創作;現實主義的主題性創作在這樣的變局之中,必然有廣闊的空間,也有更大的作為。
黃宗賢  四川美術學院藝術人文學院院長、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副主任
(本文原載《美術觀察》2020年第2期)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粉絲1 閱讀514 回復0
上一篇:
黃宗賢 | 寫生筆記二上杏花山發布時間:2020-03-09
下一篇:
第十一屆中國高校美術作品學年展獲獎名單公布發布時間:2020-03-11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