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黃宗賢 | 寫生筆記二上杏花山

原作者: 黃宗賢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北郊青白江,村上人家杏花山。
  庚子年跟前,大年三十,將要去機場,臨了卻生起變故,決定取消之前規劃好的境外之旅。微微悵然中覺著應該還是有所補償,于是年初一,一早束裝,駕車去往杏花山。那里偏僻過年景,一定很安靜。午后上了山,一陣安頓下來,依序就是打開畫架,誰知被人告訴山上已經不能留宿了。擱當時,絕然不會想象后來疫情的管控那么嚴重。快速完成寫生第一稿,草草勾勒布局第二幅,收拾家伙什,匆匆返程了。心里倒是想,過幾天再來。可是這一回城,就是40多天的居家閉關中。


庚子年初一第一幅寫生



庚子年初上杏花山的第二幅寫生創作
  閉關,隔離,隔絕所有的應酬,挺好,這些日子。安靜之中專注于手中的活路,呵,感覺比平時還忙乎呢!非常時期,特別舉措,全國又安排線上教學,這可苦了我,多頭準備,重新學習,操練技術,也是花費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不警覺就是周末,有人說周邊的鄉村山寨大致解除封閉了,那不是可以去,放放風了。
  再上杏花山,進山的路口免不了已然熟悉了的"槍"對腦門,好在允許上山。同樣去了那家“新開民宿”。門口掛著"暫停營業"的牌子,大概與管家“老熟人”了,特別準允留住。時間寶貴呀,趕緊喂飽饑渴焦荒的眼睛。距上次已經40多天,從隆冬來到春天,漫山遍野,杏花、桃花、李花以及山間穿插的和山下鋪排的黃菜花兒……可惜已近尾聲。往年,這里這時,周末一定人滿為患,人與各色花開爭奇斗艷。不過今年,山嶺一片寂靜,只有微風吹動著桃紅李白,發出邈邈紗紗的聲響。不由自主間,讓人生發出“花開花落自有時,落紅不是無情物”的感慨。本屆春天悄然地來,花開亦花落,自然地又去了。不管人世劇場演繹著怎樣的悲苦與荒誕,造化依然自然而然,花落花開,生息如常。






  人的一生與春暖花開的相遇也就幾十個次,可是這屆,九州之內,所有的人是把春天關在了屋宇之外。剩了幾十分之一的春天,能說不是遺憾?我想,這種整體性地與春天的隔離,史上也屬罕見。尋機溜到郊外,晃了這一眼春天,真是應了“莫負春光”的感嘆,這也算是給予現在“正常狀態”下的一種善意提醒。春天來了,在今年,卻與人們相隔很遠。世間的瘟疫阻擋不了自然的節奏,依然水流花開,風和日麗。塵囂的繁雜,驚慌失措,或許多少人為自嗨得?自然面前,還是該有謙卑,敬畏之心。自然的主宰是天理與天道,順應天道,生生不息。

  再上杏花山,待的時間不會長,眼見飄飄灑灑花雨淚,誓與春雨相伴作春泥,來年不知何處尋芳故……情急之下,簡單的畫具,畫下庚子年的春天,以此紀念這年這個獨特的春時節。
  但愿我們真正能夠懂得,莫負春光!







2020年3月8日晚記于寫生完稿后,杏花山上

路過

雷人

握手
3

鮮花
1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該文章已有1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 引用 夏秀琳 2020-3-10 06:49
      您是我見過的能寫能畫的唯一一個,學術與技藝兼顧,厲害

查看全部評論>>

粉絲1 閱讀1734 回復1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