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成都博物館2019歷史文化系列叢書:鄧代昆《圓荷瀉露》出版發行

原作者: 四川文化網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四川文化網訊:近日,鄧代昆著《圓荷瀉露》出版,該書為成都博物館2019歷史文化系列叢書之一,由四川美術出版社最新出版。文懷沙先生題贈書名;李明斌(成都博物館館長)為該書作序;曾來德(中國國家畫院副院長、書法篆刻院執行院長)為《鄧代昆書法篆刻藝術展》作序。

  

文懷沙先生題贈書名

  陳孟熙先生贈語

何應輝先生題贈展名

成都博物館館長李明斌《序》釋文

  成都博物館自1958年創建以來,在傳承與保護巴蜀璀璨文 明、展示與發揚天府恢弘文化的同時,還致力于培養館內人才, 建設梯級人才隊伍,有層次、有計劃地推進館內學術水平的發 展。六十多年來,成都博物館逐漸涌現出了一批專家學者,在學 科內多個領域都頗有建樹,使得成都博物館在參與城市文化建設 的道路上有了更加深厚的底蘊和長足的動力。新館落成開放后, 為加深學術研究的水平,提升成都博物館在學科內的影響力,決 定出版館內學術研究叢書,將館內專家學者們的學術研究成果向 業界推出,也借此鼓勵后進人才們努力向前輩們對標看齊,為成 都博物館的發展添薪助柴。
  鄧代昆同志是我館書畫領域的資深專家,主持我館書畫藏品整 理與研究工作長達數十年。在這期間,他運用自己厚重的學識積淀 與豐富的專業經驗,深入研究金石書畫類文物,發表了多篇相關學 術論文,積極推動了我館文物研究工作的發展。
  與此同時,作為知名的書法家,鄧代昆不僅追求書法造詣上的 卓越,更致力于將書法看做中國藝術史的部分而鉆研其理論方法, 并從其擅長的文物角度獨辟蹊徑考據經典名作,拓展研究的寬度與 深度。
  本書中收錄了數十篇鄧代昆同志關于藝術考古方面的研究文章,包括碑石、書畫、牌匾等,展現出了他廣博的研究方向與精深 的知識架構,更顯示出成都博物館學術研究領域的專業性與多樣 化。除了研究文章與藝術隨筆外,本書還收錄了鄧代昆同志的書法 代表作品,它們不僅是他豪放灑脫的書家個性與卓越的書法成就, 還是成都博物館文化底蘊的側影,也是巴蜀之地文風昌盛、人杰地 靈的有力證明。
  本書的出版不僅為致敬鄧代昆同志多年來夙興夜寐、磨穿鐵硯 的不懈工作與研習,更為進一步發展成都博物館的專業人才體系而 樹立榜樣,以期鄧代昆先生不俗的能力水平能激勵館內青年人才向 著專家學者而努力工作與學習。同時,本書也期待著能彰顯成都博 物館業務工作背后強大的學術力量,能為城市文化發展注入源源不 斷的動力,并成為學術創新的新園地。
  2019年1月

中國國家畫院副院長、書法篆刻院執行院長曾來德為《鄧代昆書法篆刻藝術展.序》釋文

  “逝者如斯夫”,時間真的就象流水一樣不舍晝夜,我和代昆 的相識不知不覺間竟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是我第一次在成都 舉辦個人書法展,他給我的印象是:散性、豪爽、熱情。展覽研討 會中,他對書法的一些看法,和我很有那么些合拍的地方,這使我 開始注意到他。五年后,我又在成都舉辦了第二次大型書法展,代 昆對展覽作品表示出很大的贊賞和驚訝。這次,除了正式的研討 外,我們還作了私下的四人切磋對話。那些不休的爭論,碰撞的快 樂,現在回想起來,清晰得就象發生在昨天一般。事后,代昆專門 為我寫了《鳳凰涅槃》的評論文章。
  以后的日子中,我對代昆的了解多了起來。他有著一個“沒有 鮮花”的童年,在“文革”中度過了他的全部青年時代。特殊的歲 月使他愛上了學習,愛上了書,借書抄書,冒險尋師,成了他重要 的生話內容。無章無序地他讀過很多書,文、史、哲、藝都有所涉 足。當時有人對他的所學所得作過一個排次:文一、印二、書三、 畫四。我很看好代昆書法,既有傳統的功底,又有自己的想法,我 到北京后在電話中和代昆還專門談到這一點。我曾經寫過一件八尺 對聯:“燉山煮海;昆天囿地”,表示過我對他的欣賞。
  代昆對篆隸真行草各體書法,都有過認真的研習,成都武侯祠 刻有他六千多字的楷字《先、后主傳》,非楷非隸,頗富功力和異 趣,很能說明問題。但他的長項仍是草書。他的22次中國書協主辦展的入展和獲獎作品,數十次的包括西冷印社、國家畫院在內的、 以及全國各省書協主辦展的入展和獲獎作品,所用的大部分都是草 書。他的小草書,古雅精致,很能看出他的傳統功力以及四川文人 所有的一種閑雅而又逸興的情懷。他的大草書,開張放膽,頗見特 征,表現出代昆的豪放個性以及他對大草書藝術的理解。
  除藝術創作外,代昆寫過不少有關藝術的文章。他的一部50萬 字的《廣藝舟雙楫注譯》,可以看出他對古代文獻的把握能力和文 字運用素養。書論家殷蓀先生在序言中評述此書時用了六個字: “可謂功德無量。”足見此著對當代書壇的意義。
  我與代昆的每次相逢中,代昆總是那么精力旺盛,樂觀向上, 對藝術充滿熱情,對人生充滿希望。
  成都市博物館將《鄧代昆書法篆刻藝術展》作為其新館開館 后的首個當代個人書法展,這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和慶賀的事。 展覽的舉辦,足以看出該館領導們的慧眼識才和對我國文化建設 方針的多角度理解。我深深地為這次展覽的成功祝福,也深深地 為代昆祝福。

鄧代昆:上冊《后記》釋文:

  一直在為這本冊子想個名字,有過很多,但覺得都不太妥貼。 命之為“圓荷瀉露”,竟是在恭請文懷沙老人賜簽、伯仲弟去京上 飛機前數小時突撞到我腦袋里來的。
  不過,副標題“雜俎”似乎更符合這個冊子的真實。它印證了 “家有蔽帚,亨之千金”這個古老說法。
  人的一生總要經過很多的事,這些事不管是快樂的、傷感的、得意的、沮喪的、成功的、失敗的,但都會在時間無情的、無意的浸漬吞蝕中漸漸淡化、遺忘、湮沒,最終消失得無影無蹤。正象那圓荷中的顆顆珠露,晶瑩可愛,光芒熠熠,然而一但鏗然瀉地,也則驀地“零落成泥”、“寂莫無人見”了。
  把過往工作、生活中的關于創造、建設、友情和愛的篇篇頁頁,章章節節收集凝固起來,倒很有點象凝露固珠的工作。這里面飽含著一份美的愿望:希翼著能把自己的那一點點的晶瑩彩色更久 一些地獻給他的世界和世人。
  我在大家的鼓動下做了這個工作,把以往歲月中早已散落的零星舊文字收集起來,篩選成冊。由其太雜太亂,分類就是個很難的事情,有些文字真不好說該歸在哪類,幾經拈量,就成了今天這個樣子;在材料的擇取上也常常存在撿起放下、放下撿起不能自已的情況。文章的排序,大體在一類中按照原文章發表時間的先后為先后,不以文章的份量、人物的份量為輕重。
  設計成冊后,僅文字部份即占去七百馀頁,有朋友以為所收內容太過蕪雜臃腫,建議將其中《隨心信筆》《雪泥鴻爪》《非關律呂》《華章藻鑒》等屬于文學方面的文字撤下,可待以后另行出版,經過思想也就這樣做了。以后,為了平衡上、下冊頁碼的原因,又在上冊中撤下了近90篇頁的文字。
  此本冊子的出版印行,自始至終都是在成都市博物館領導的關心、督促、全力支持下完成的,我對他們表示我由衷的敬意和謝意。著名國學大師、世界漢詩協會終身會長文懷沙老人,以103歲高齡為我題寫書名;成都博物館館長李明斌先生和中國國家畫院副院長、書法篆刻院執行院長曾來德先生均在百忙中為本書撥冗撰序,都是令我深表感激的。
  鄧代昆
  2018年9月

鄧代昆:下冊《后記》釋文:

  “丹青不知老將至”。春秋競逐,歲月如輪,就這樣,在沙沙的墨磨聲中,不知被墨丸兒磨破了幾莖須發,髯鬢斑白。
  我生在四川,我長在四川,四川的黑土清泉是我生命的根本, 四川的山河草木是我性靈的源泉。風雨化育,人文陶淬,在這化育和陶淬中鑄就了我的情性和我的藝術。我深愛著故鄉的土地,是因為它不知把多少的愛憐都悄然地給予了我。這個書法展便是我和它情有獨鐘的愛的見證。
  宇宙茫茫,而人生一瞬。藝術人對藝術的永無休止的苦苦追求,仿佛就是用有限的生命去對抗那沒有涯岸的世界永恒。象逐日的夸父,懷揣夢想,手握希望的拄杖,在了不知幾何的歡悅與痛苦,亢奮與焦灼中,異想天開般地要摘下那高懸在天際中的太陽, 在渴望中燃燒生命,企圖讓手中那緊握的拄杖化為藝木鄧林中的一抹綠色。
  鄧代昆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粉絲1 閱讀178 回復0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