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這群女子不尋常——小記戰斗在抗疫一線的青羊區司法局幾位女所長

原作者: 四川文化網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誰說女子不如男?婦女能頂半邊天。
  成都市青羊區司法局女性占了全局的“半壁河山”,12個司法所長,女士就占了8個。別看這些平時溫文爾雅彬彬有禮的職業女性,關鍵時刻秒變“女漢子”,在防控疫情的主戰場率先垂范,一馬當先,毫不“拉稀擺帶”,起到了主力軍和突擊隊的作用,譜寫了抗擊疫情的時代凱歌。欲知她們如何英勇善戰,且聽我慢慢道來。

王山鶴在向群眾宣傳防控知識
鶴立雞群——王山鶴
  蘇坡司法所所長王山鶴,西南政法大學研究生畢業后,在司法戰線大顯身手。特別是擔任蘇坡司法所所長后,努力探索司法所、公共法律服務工作站、法治文化設施“三位一體”建設,形成“法潤青羊”法治微廣場、“榕話亭”調解室等品牌,引入“律金剛”在線調解系統,依托優勢律師資源,實現“互聯網+調解”模式。春節前夕,四川省司法廳廳長劉志誠到蘇坡司法所調研時,對她們的工作給予了高度肯定。
  疫情暴發后,大年初一,王山鶴召集司法所全體工作人員火速到崗,全力支援蘇坡街道抗擊“新冠”疫情工作,并在抗擊“新冠”疫情工作中,擔任街道下沉中壩社區小組組長。作為各下沉小組中唯一的女組長,堅決服從組織分配,帶領全組排查人員8000余人,返蓉車輛600余輛,張貼溫馨提示1800余份,嚴查40家店鋪,勸阻關閉不符合營業條件的店鋪3家。堅持依法抗疫,積極開展法治宣傳,在抗疫初期聯合蘇坡街道黨工委制作百余條宣傳橫幅,橫幅內容通俗易懂,取得了積極的宣傳效果。在成都市疫情防控指揮部1.24通告發布后,連夜聯系制作抗擊疫情法治宣傳海報600份和宣傳單頁20000份,同時通過微信公眾號、業主群等途徑及時將黨委政府的新要求告知群眾。
  疫情期間,王山鶴舍小家保大家,主動放棄春節回山東老家探親假期,把年僅3歲的女兒托付給鄰居照看,在祖父病危至大年初四病故期間,一直奔忙于抗疫一線,沒有見上親人最后一面。為發動更多群眾參與抗疫工作,該同志充分發揮法治宣傳職能作用,把法治宣傳教育與抗疫工作有機結合,利用短暫的休息時間,將自己摸索出的有效排查方式、排查流程和排查心得通過短視頻發給轄區內物業公司、居民小組,分享借鑒受眾達3000余人次,深受群眾歡迎,其做法被多家媒體廣泛報道。王山鶴既有山東姑娘的修長身材,又有四川妹子的娟秀俊美,高挑個,白凈臉,人群中一站,往往鶴立雞群,特別是她的事跡經過電視臺一宣傳,她也成了大“明星”,人們都知道蘇坡司法所有一只美麗的“山鶴”。

袁靜宇在社區藥店檢查防控工作
風風火火——袁靜宇
  如果你是第一次見到光華司法所所長袁靜宇,一定會被她的外表所迷惑。鵝蛋臉,柳葉眉,櫻桃小嘴,鼻梁上一幅銀絲眼鏡,正如她的名字一樣,安安靜靜,云淡風清。然而,正是這個袁所長,工作起來就“原形畢露”,淑女形象瞬間崩塌。
  疫情發生后,袁靜宇沒有時間照看孩子,每天出門看到女兒哭成淚人,她都心如刀絞,恨不得一把把女兒摟在懷里,在她最需要的時候給她關愛和呵護。可是,她是所長,防控工作離不開她。黨員就要有黨員的樣子,她每次都硬著心腸走出家門,頭都不敢回,她害怕一回頭,就走不出女兒淚眼婆娑的目光。
  袁靜宇發揮黨員帶頭作用,沖在防控一線,帶領司法所的工作人員,每日入戶排查宣傳,爬23層高樓,每層8戶,一天敲門400余戶。打電話聯系不在家的居民,問候身體狀況,安撫轄區居民情緒。協助物業辦理出入證,配合小區管控入口,為居民測體溫,為居家隔離的人員送物資。面對疫情,社區矯正對象作為特殊群體,不但要做好行為上的管控,更要做好心理上的防疫,袁靜宇利用自己心理咨詢師的知識儲備,調整管理方法,加大心理輔導,幫助轄區社區矯正對象平穩度過疫情。一是建立疫情期間管控制度,為減輕社區矯正對象到司法所報到的心理壓力,通過微信和電話遠程預約報到時間。二是強化心理防線,做好自學和勞動,向每人轉發心理防疫小貼士,防疫科學知識,防疫法律知識等,幫助大家科學面對疫情。三是聆聽與關注,陪伴社區矯正對象共度時艱,為幫助每一位社區矯正對象做好心理防疫,袁靜宇24小時不關機,隨時為社區矯正對象答疑解惑。自疫情爆發以來,光華司法所無一社區矯正對象離開成都,全部在家做好自我隔離措施,截止目前,無脫管、漏管,無一人感染。

聶思萍正在張貼防控法律知識
秀外慧中——聶思萍
  聶思萍既有基層工作經驗,又有機關工作經歷,提拔到草市司法所當所長后,她與所里人員逐個談心交心,了解掌握思想動態,并走訪了社區矯正對象,迅速打開工作局面。
  春節前夕,在云南邊關服役的丈夫打電話給她,說昆明天氣暖和,建議她春節到云南休假。聶思萍同意了丈夫的想法,并請好了年假。可是,天有不測風云,人算不如天算。疫情發生后,聶思萍退掉機票,迅速返回工作崗位,立即投入到防控工作中。
  聶思萍在通錦橋社區走訪中了解到,有一個業主質疑物業對小區防控工作處理不到位,雙方發生矛盾爭執。聶思萍立即聯系社區工作人員,對該小區消殺情況、人員進出情況進行了解,保留相關記錄,并向物業人員明確小區封閉管理要求,張貼防疫相關法律法規海報。同時將物業所做的相關工作情況告知業主,勸說業主配合防疫工作。經過她不厭其煩的溝通,雙方握手言和,矛盾迎刃而解。聶思萍對矯正對象也傾注了大量心血。有一名刑滿釋放人員賀某,去年底出獄后,家人不愿接納他。因其腿部殘疾,生活不能自理,一日三餐都成問題。司法所和當地一個飯館老板商量,由他們每天定時給賀某送餐。         疫情發生后,所有的餐館全部關門了,賀某的生活又沒有了著落。聶思萍和所里工作人員一起給賀某家人做工作,終于使家人接納了他,解決了他的后顧之憂。初二起,聶思萍帶領所里人員,上門入戶開展社區排查、點位值守、督促辦理小區出入證、體溫檢測等工作,在街頭巷尾張貼疫情防控知識傳單、海報兩千余張。

張婧與少城派出所交流轄區防控工作
拼命三姐——張婧
  張婧有兩個孩子,小的還不到一歲。丈夫是郫都區團結鎮司法所所長、全國百佳調解員。每天丈夫天不亮就要趕到幾十里之外的團結鎮防控疫情,張婧也要參加街道防控工作,兩個孩子無人照顧,特別是最小的孩子還要吃奶,張婧的壓力特別大。但她克服掉個人的困難,每天投入到緊張的防控當中,人們親切稱她為“拼命三姐”。真是“病毒肆虐太猖狂,所長夫妻抗疫忙。”
  “拼命三姐”可不是浪得虛名,她確實有一股拼勁。自參加工作以來,無論在什么崗位,都能在較短的時間熟悉工作,進入角色,打開工作局面。她分別在辦公室、法治宣傳與法律援助工作科、司法所多崗位鍛煉。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張婧雖然還處于哺乳期,且剛到少城司法所任職,人生地不熟。但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她第一時間配合街道辦事處做好防控、排查工作的同時,積極投入到疫情防控期間涉及各種法律問題的宣傳當中,進入轄區院落張貼法治宣傳海報,發放有關疫情相關的法律宣傳資料,積極勸導轄區居民佩戴口罩、不要外出,并通過社區微信群積極宣傳疫情期間相關防護知識及法律法規知識,積極參與轄區居民信息錄入工作,加班值守成為工作常態。張婧特別注意加強對轄區社區矯正對象的管控力度,做到每天對社區矯正對象進行微信共享實時定位監管,幫助解決他們的生活困難。在了解到70多歲的社區矯正對象姜某在家獨立照顧90多歲的母親,疫情管控期間外出采買不方便,經向區司法局申請,為姜某送去了米、油等生活必需品;社區矯正對象陶某患有嚴重心理障礙疾病,完全沒有自理能力,需要護理24小時照顧,張婧為其制定針對性監管方案,讓陶某既能積極配合司法所日常監管工作,又能減輕心理壓力,做好心理康復。目前,陶某的心理疾病已有明顯好轉,基本具備自理能力,陶某非常感謝司法所對他的關心和幫助,在疫情發生后,在向區司法局送去感謝信的同時,也第一時間向紅十字會捐款1萬元,對疫情防疫獻出綿薄之力,回饋社會。


雷晉正在街上向群眾宣傳
雷厲風行——雷晉
  “抗擊疫情很重要,依法防控不能少。別在一起擺聊齋,微信聊天也很好。在家隔離遠病毒,千萬不要到處跑……”在府南街道,每天人們都會看到一個戴著眼鏡的女士敲著鑼,喊著順口溜,巡走在社區的大街小巷。這個女士就是府南司法所所長雷晉。
  雷晉愛好廣泛,平時喜歡看書學習,寫寫畫畫,是人們公認的才女。她的書法作品線條流暢,氣韻生動,經常在書法大賽中獲獎。每年都要參加文聯組織的義務送春聯活動。今年大年三十,雷晉回到一百多公里外的綿陽老家過年。大年初二她接到返回的通知后,立即趕到綿陽汽車站。可是,汽車站已經停止營運。她只好心急火燎趕到火車站,然而已經沒有票了。怎么辦?她向工作人員講明情況,希望能夠站到成都。工作人員被她感動了,但不敢自己作主,把她帶到站長辦公室。站長一聽,破例讓她上了火車。
  府南街道老舊小區多,很多樓房沒有電梯,她一家一家走訪宣傳,爬樓下樓,一上一下,一天下來,要走上萬步。她為了讓大家都知曉防控知識和政策,采取土洋結合的辦法,結合疫情防控階段工作,利用人人都聽得懂的方言俚語,三句半,順口溜等方式進行宣傳,效果很好。看到部分小區人員有些松勁,她馬上又編了一段順口溜告誡大家提高警惕,不能松勁。“防控取得開門紅,大家千萬別放松。宜將剩勇追窮寇,全面打勝才收工。好久才能松口氣,直到病毒無影蹤……”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該文章已有1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粉絲1 閱讀323 回復1
上一篇:
戰疫情.抓復工——成都八益家具股份有限公司兩不誤發布時間:2020-03-02
下一篇:
四川省蒼山牧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發布時間:2020-03-04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