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話說楊慎西游記太白金星下界封神探秘

原作者: 潘麗萍 收藏 邀請
  重溫楊慎世德堂本《西游記》,這浪漫主義古神魔小說,也是現在和未來發生的故事。
  太白金星(西游記中暗指楊廷和,玉皇大帝的信使者、同時也是玉皇大帝的軍師)說:“2019年我在秦嶺終南山長白山(太白金星道場)主峰拔仙臺,傳玉皇大帝圣旨封神后,神實落人間。自從中華民族封印開啟后,中華文明一統天下的信息呈現。萬年星象大異動,第三次開天劈地,大破大立,開創新天文歷法,推動地球揚升和提升人的維度。地球文明進入星際文明,合乎天道、天令。”

  用天文學科學的語境來解讀當下時空世界,地球文明邁向星際文明,地球文明世界五大宗教必須合一,這也是中華民族一統天下的基礎。五大宗教在中國具有一定歷史影響,形成中華民族風范。沉香是五教(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共同認可的圣物。
  探索沉香不為人知的哲學精神和價值。
  《圣經約翰福音》中記載,耶穌死后因為沉香與沒藥的芬芳,使耶穌死而復蘇,重獲重生。
  基督教及天主教:其實基督教與天主教本是大同小異而一體,其共同推崇的真神乃耶穌。
  伊斯蘭教:在重要慶典的香薰儀式中,常使用以沉香油為往生者擦拭身體,洗清一生的罪業,前往阿拉世界。

  佛家通過沉香香氣以鼻根證入圓通,獲得解脫與圓滿的法門。據相傳,高僧以沉香靜禪。在危急之時,亦用沉香佛珠救人救己。
  道教:在養生中,沉香是修持中悟入圣道必備的珍品。在降魔驅邪的儀式中燃燒沉香,稱為“氤氳繚繞”,象征天地間和合盈盛之氣。
  眾所周知,宇宙深層意識體存在,而產生了不同宗教,人的本質內涵存在不是肉體生命,而是靈魂生命。


  宇宙最初的原始生命意識體誕生至今已有13萬億億年了。打開人的心靈大門,使心靈升級。實現全球大一統的高智能化,徹底解決全人類生存與生活,發展,平等,自由。
  人類統一精神信仰將從中國冉冉升起,站在人類未來發展的制高點,中華民族,屹立于整個宇宙空間制高點,隨時空發展而發展。
  太白山最高峰拔仙臺“中華龍脊”。
  《錄異記》載:金星之精,墜于終南主峰之西,因號為太白山。
  秦嶺的主峰太白山是長江、黃河分水嶺和分界線,發源于西藏昆侖山的水,一部分流入長江,一部分流到黃河。
  太白山相當地球或中國的中軸線,陰陽合一之氣處(人是最大陰陽合一體)。

  秦嶺終南山最高峰太白山拔仙臺是最精華處,旁邊的金字塔與埃及金字塔相通,有外星信息。太白山與昆侖山死亡谷和德令哈外星人遺址相通,同四川成都三星堆也是相通相連的。
  《西游記》中,太白金星說是兩顆星(太白星和金星)實際是一顆星,這里面有兩層意思,代表了兩個人物,即楊廷和同張皇后(古希臘神話中金星稱作維納斯女♀神)。
  在《西游記》中,是太白金星,代表玉皇大帝兩次宣召孫悟空(嘉靖皇帝)上天庭。
  而在明朝歷史中,就是楊廷和選定,并征得張太后同意,才把朱厚熜(嘉靖皇帝)扶上皇位。
  如此巧安排,楊慎不愧為大明第一才子。
  《西游記》是:“游戲之中,暗傳密諦”,這才是作者詼諧外表下的本質。
  81,也有九卦衍生出來的八十一卦。道德經與易經一脈相承,道德經81章,真正的易經也是81卦。

  楊慎《西游記》九九八十一難,到達通天河(西蔵的通天河,是長江源頭。通天河附近,也是黃河、瀾滄江的源頭所在地,被稱為“三江源”。)
  在那兒,時空隧道就是時光隧道,同時也是黑洞與白洞合一的通道,是地球文明以光體形式邁向星際文明的通道。所以,人類要修行,才能做到自由穿越星際,或星際移民。
  《心經》主要是告訴人們的修行方法貫穿西游記始終,同楊慎巜洞天玄記》同一意。
  “所有的修行的人們,都可以根據心經修行的方法,修行成功。所以我們知道,智慧到彼岸的修行方法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是真實的。
  在去到彼岸之后,那個場景是非常好的,沒有辦法表達出來,去吧,去吧!去到彼岸吧!大家都去彼岸,迅速完成開悟!”

  楊慎和他的家族中華文化傳承(包括楊德力老師)只所以偉大,就是知道500年后之事,地球連接星際文明,進入大同世界,繼承中華傳統文化,傳播天道大德文明。

  華天道文化是基于現實而非幻想,正如《黃帝內經》揭示了人類同自然和諧統一,“天人相應”,順應自然,順應生物鐘,適應生物節律,并與地球的自轉保持同步。從而達到預防疾病、增強體質、延年益壽……
  (未結束待續)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粉絲4 閱讀400 回復0
上一篇:
楊慎西游記中孫悟空的原形探秘發布時間:2020-01-23
下一篇:
來自新冠疫情的警告:職場八大“行不通”!發布時間:2020-03-05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