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黃一鳴:見證者-紅色娘子軍

原作者: 泉遠方 收藏 邀請

  王先梅(左)、王運梅(中)、潘先英(右)3位娘子軍老阿婆。2000年攝

  2020年5月1日是海南島解放70周年紀念日。

  海南島是個有故事的地方,紅色娘子軍的故事就發生在這里。我生長于斯,位于陵水縣陵城鎮的“南霸天”大宅院離我家只有幾步之遙,一座四合院式的磚瓦房,地上鋪著紅磚,走起路來滴滴嗒嗒響。小時候我常到那里去撿果子,打麻雀,抓金龜子,四周圍的椰子樹、芒果樹、海棠樹、鳳凰樹、臺灣相思樹在夏日的晚風中沙沙作響。

  當地兒童耳濡目染紅色娘子軍的故事,我們理所當然在這個宅院里玩起了打仗的游戲。院門前一條長長的石板路,從現實蜿蜒到熒屏上,女戰士們扛著槍掛著干糧袋,踏過陳舊的石板。我曾經恍惚間以為看到了她們的身影,卻只是挑著菜進城去賣的農家婦女。

  我曾經不敢靠近那些瓦房,生怕那死了的“南霸天”還在屋子里作怪,小孩兒的膽子太小了。那是一段神秘而快樂的時光。

  稍微長大以后,我隨父母住進了黎村,無數次地在小球場觀看《紅色娘子軍》的電影,包括故事片和革命樣板戲。

  紅色娘子軍的旁白和音樂時刻縈繞在耳畔,貫穿我整個成長。那顆據說是“洪常青”犧牲的大榕樹,是我參加工作以后常常駕車路過的地方。無論是塵土飛揚的烈日下,還是大雨滂沱的臺風天,我都不忘瞅上一眼大榕樹,似乎還能看到“洪常青”雙手被綁在大樹上的身影。當我翻越盤山公路的“分界嶺”,紅色娘子軍連的女戰士們仿佛陪伴在身旁,她們還在椰子樹下檳榔樹邊小憩嬉戲,黎村苗寨里的裊裊炊煙還傳頌著她們的消息。紅色娘子軍連的女戰士和海南瓊崖縱隊的戰士一起成長,一起腥風血雨,浴血奮戰。

  紅色娘子軍馮增敏。在坐牢的八姐妹中,數馮增敏的年齡最小。出獄后不久,她嫁給一位紅軍戰士。懷孕后,丈夫戰死戰場。不久,馮增敏生下遺腹女。革命意志堅強的馮增敏含淚將年幼的女兒送人,深懷仇恨地投入火熱的抗日斗爭中。直至解放后,她才將女兒認領回來。母女剛剛團聚,又適逢如火如荼的土改運動。馮增敏又再托付別人照顧女兒,自己打起背包下鄉蹲點。直到女兒上學,才帶回自己身邊。解放后,馮增敏一直在瓊海縣黨政機關工作,文革前擔任縣婦聯主任。

  紅色娘子軍龐瓊花。龐瓊花是紅色娘子軍連首任連長。1932年肅反,她被懷疑為“托派分子”而被撤職審查,由馮增敏接任連長。龐瓊花出獄后便嫁與人婦。日寇在她的家鄉修炮樓,建立維持會,強迫有點文化的龐的老公出來當維持會長。龐瓊花夫婦不愿當亡國奴、當漢奸。便跑到上山搭草寮,種莊稼,自食其力。國民黨派瓜牙圍山,抓捕龐瓊花夫婦,將龐的丈夫活活打死后。日寇軍官要長相漂亮的龐瓊花嫁給他,他誓死不從,其惱羞成怒,將龐瓊花秘密殺害。佚名攝

  瓊崖縱隊紅色娘子軍部分站士合影。歷史資料圖片 佚名攝

  1934年,女子軍連干部被押到“廣州國民特別感化院”(國民黨監獄)囚禁,一直到抗日戰爭爆發后的1937年冬才被釋放。她們在獄中保持了革命氣節,無一人變節自首。右起:龐瓊花、蒙漢強、黃墩英、王時香、馮增敏、龐學蓮、王學葵、林尤新。歷史資料圖片佚名攝

  歐花(左一)、王先梅(左二)、王運梅(中)、潘先英(右一)4位娘子軍老阿婆。

  紅色娘子軍老戰士王運梅、潘先英等在回憶往事。

  紅色娘子軍老戰士們的革命的友誼萬古長青。

  潘先英1914年生,瓊海市陽江鎮下水寮村人。

  潘先英1914年生,瓊海市陽江鎮下水寮村人。紅色娘子軍健在時間表:1999年23人,2001年21人,2004年15人,2011年3人,2014年0人。

  王先梅(1911-2008)瓊海市龍江鎮百花嶺村人,前夫是革命烈士。王先梅十六七歲參軍,她說,當時沒飯吃,女孩子地位又低,男人都有書讀,男人參加紅軍,我就參加娘子軍,我家里3個姐妹,4個兄弟,人口多,所以家里也同意我參軍,周圍不會有人看不起我們,還叫我們“紅軍哥”。

  王運梅,女,1910年5月生,瓊海市陽江鎮人是海南省紅色娘子軍老戰士,102歲時加入中國共產黨,紅色娘子軍原型。王運梅女士也創下中國共產黨史上年紀最大的新黨員記錄。2013年9月14日凌晨,王運梅在老家海南省瓊海市陽江鎮去世,享年103歲。

  歐花于2006年9月去世(1915-2006)時年93歲。歐花瓊海市龍江鎮濱灘村人。1999年 攝

  盧業香(1914.08.18~2014.04.19),海南省瓊海市中原鎮仙村人。1931年參加紅色娘子軍,曾任紅色娘子軍二連二排二班長,參加過“伏擊沙帽嶺”“攻打文市炮樓”等一系列戰斗。2014年4月19日上午8時40分,海南最后一位紅色娘子軍戰士盧業香在于瓊海市中原鎮的仙村村委會排田村家中去世,享年100歲。

  潘先英與王先梅在一起。

  王先梅(1911-2008)瓊海市龍江鎮百花嶺村人。

  王先英(左二)、王運梅(右二)在紅色娘子軍紀念園。

  凌連英(1912-2007)瓊海市陽江鎮上科村人。

  娘子軍老戰士歐花與陳振梅的革命友誼延續了幾十年,情同手足。

  彼此見面也是開心的時刻。紅色娘子軍老戰士們,從左到右:陳振梅、王運梅、歐花、潘先英。

  年輕的戰士慰問紅色娘子軍老戰士。

  瓊海撫養了這群英勇的戰士。1931年5月1日,樂會縣第四區革命根據地——如今是海南省瓊海市的萬泉河畔一個椰林環抱的小山村里“中國工農紅軍第二獨立師女子特務連”召開了成立大會。100多位窮苦的海南農村女孩子,為反抗封建壓迫和爭取男女平等,在共產黨組織領導下,勇敢地拿起了槍。她們在中共瓊崖特委領導下,出色地完成了保衛領導機關,宣傳發動群眾等項任務,并配合主力部隊作戰。在伏擊沙帽嶺、火攻文市炮樓、拔除陽江據點及馬鞍嶺阻擊戰斗中,不怕犧牲,英勇殺敵,為瓊崖革命立下了不朽的功勛。但不幸的是,在當時敵強我弱的海南島上,這支娘子軍部隊后來遭到國民黨正規軍“圍剿”,喋血馬鞍嶺。戰斗中,二班的8名姐妹留下斷后,直至彈盡糧絕,全部犧牲。不久,海南紅軍主力作戰失利,娘子軍被迫解散,散落于民間。

  王運梅在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第二獨立師第三團女子特務連”(娘子軍)后,曾參加搗毀樂會縣“剿共”總指揮陳貴苑的老窩和攻打文昌縣炮樓等大小戰斗五十余次。曾經風靡中國的電影《紅色娘子軍》即以這個部隊為原型創作。紅色娘子軍走上了歷史舞臺,王運梅也在瓊崖烽火中開始了自己的傳奇人生。王運梅先后參加了伏擊沙帽嶺、火燒文市炮樓、炮轟白石嶺、喋血馬鞍嶺等戰斗,經歷了紅色娘子軍幾乎所有重大戰斗。

  歐花(左)和王運梅在瓊海市新一代紅色娘子軍戰士的陪同下參加活動。

  王運梅的家鄉瓊海市陽江鎮嶺下村委會仙貢村民小組。這位年輕時曾背著孩子馳騁戰場的女戰士,2013年9月14日凌晨1點50分與世長辭。

  2013年9月14日凌晨,王運梅在老家海南省瓊海市陽江鎮去世,享年103歲。

  王運梅老人墓地。

  紅色娘子軍連長吳瓊花的原型是現實中紅軍女連長龐瓊花。龐瓊花1911年出生于海南瓊海陽江鎮一個普通的農村中,由于舊社會的陋習,4歲的她就被家里父母定下包辦婚姻,與同村一戶李姓人家定親。但隨著土地革命時期的到來,龐瓊花接受了黨的教育,盡管家中數次強迫她結婚,但她抵死不從,堅持要為革命而奮斗。

  1930年龐瓊花參加紅軍以后,在戰斗中的出色表現,得到了紅軍領導的高度重視。隨著紅軍中婦女隊伍的不斷擴大,上級成立了赤色女子軍,龐瓊花擔任連長。當時赤色女子軍成立的時候,也不過就只有一個排的人數。但是在龐瓊花的手下,赤色女子排的人數逐漸增多,最后參加的女性滿編了三個排,大約有100多婦女沖破了家庭的束縛,參加了赤色女子軍。隨后赤色女子軍被改編為紅軍第二獨立師三團女子軍特務連,龐瓊花繼續擔任了連長,并在隨后的戰斗中,屢立戰功。

  遺憾的是,后期在反圍剿行動的壓力下,局勢艱難,女子軍特務連被取消,龐瓊花本人也被解除了所有的職務。在返回家鄉后,她被追擊而來的國民黨反動派軍隊抓捕,在獄中受盡酷刑,但龐瓊花仍然堅貞不屈,堅守了共產黨員的血性。直到第二次國共合作以后,才從監獄中解救出來。龐瓊花返回家鄉以后,同身為知識分子的丈夫結婚,隨著抗日戰爭的爆發,他們的家鄉淪陷了。日軍要求龐瓊花的丈夫出任維持會會長,在拒絕后被日軍殘忍殺害。后來日軍又盯上了龐瓊花,但龐瓊花憤然反抗,一直躲在深山中,最終還是被日軍發現并殺害,年僅31歲。

  “紅色娘子軍紀念園”是為紀念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誕生的“中國工農紅軍第二獨立師女子軍特務連”而建造的文化旅游區。

  海南省地方領導看望王先梅(左一)、潘先英(右一)等紅色娘子軍老戰士,給她們帶來了溫暖。

  紅色娘子軍紀念園的工作人員穿上當年紅軍的服裝進行操練。

  而曾經的女指導員王時香,最后嫁給一名身體殘疾的國民黨軍聯防隊長。王時香最初的時候并不愿意結婚,但是禁不住家人的苦苦哀求。據說她后來勸說其丈夫辭掉國民黨的職務,轉行到了當地的一間學校做了會計。但是1950年解放軍登陸海南島的前夕,丈夫害怕被清算,又回到了國民黨軍中,后來生死不明。

  曾任女子軍特務連第一排排長的馮增敏在出獄后,繼續加入了革命隊伍,194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9年任樂會三區中和鄉婦女委員、主任等職。解放后,任朝陽、博鰲人民公社副社長、瓊海縣婦聯會主任等職。馮增敏不怕工作艱苦,深入聯系群眾,保持當年紅色娘子軍的本色,1958年在北京曾經受到毛澤東主席的親自接見,并贈給她一支半自動步槍和子彈100發。

  經常會有社會各界的代表來看望紅色娘子軍老戰士們,并和她們合影留念。

  王運梅老人生活紀念照。王運梅家人提供  佚名攝

  最具有傳奇色彩的王運梅老人,以102歲高齡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10年5月23日,王運梅出生在陽江鎮九弄園一戶貧苦的農民家庭。父親王啟堯是共產黨的地下交通員,叔叔王啟宏是紅軍戰士,哥哥王運棟是共產黨地下工作者,舅父符國佳也是紅軍戰士。王運梅從小就受到父兄輩的影響,積極參加各種革命活動。除了在家干農活,王運梅年輕時還參加過兒童團、婦協會、赤色女子軍,還跟村里的兄弟姐妹一起扛過紅纓槍。王運梅長到16歲的時候,家里把她嫁給了鄰村的青年龐隆焜。

  1931年5月1日,王運梅參加了紅色娘子軍,同100多位反抗封建壓迫和爭取男女平等的窮苦農村女戰士一道,參加了消滅樂會縣國民黨“剿共”總指揮陳貴苑的沙帽嶺伏擊戰,火燒文市炮樓等一系列戰斗。1932年秋季馬鞍嶺阻擊戰后,懷有身孕的王運梅及十多名女戰士在連長馮增敏的帶領下向母瑞山根據地挺進,行軍途中她突然分娩,生下一名男孩,不幸的是,嬰兒在3個月后夭折。

  在瓊崖紅軍主力作戰失利后,“女子軍”被迫解體。這支特殊部隊僅僅存在了不到500天,卻參加了50多場戰斗。2000年5月1日,瓊海紅色娘子軍紀念園于正式對外開放,王運梅搬進了紅色娘子軍紀念園,成為這座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里一名“志愿者”。紅色娘子軍走上了歷史舞臺,王運梅也在瓊崖烽火中開始了自己的傳奇人生。王運梅102歲時加入中國共產黨,創下中國共產黨史上年紀最大的新黨員記錄。2013年9月14日凌晨,王運梅在老家海南省瓊海市陽江鎮去世,享年103歲。

  … …

  王運梅老人生活紀念照。王運梅家人提供 佚名攝

  王運梅老人生活紀念照。王運梅家人提供 佚名攝

  王運梅老人生活紀念照。王運梅家人提供 佚名攝

  我當記者的許多年以后,見到了紅色娘子軍連吳清華原型的姐妹們:王運梅、盧業香、陳振梅、王先梅、歐花、潘先英等等,隨后她們也進入了我的鏡頭,我用攝影講述她們的故事……

  2014年4月19日上午8時40分左右,中國最后一位紅色娘子軍老戰士盧業香在海南省瓊海市中原鎮的家中去世,享年100歲。盧業香的去世,標志著紅色娘子軍從此留存在人們記憶中(盧業香1914年8月18日生,海南省瓊海市中原鎮仙村人。1931年參加紅色娘子軍,曾任紅色娘子軍二連二排二班長,參加過“伏擊沙帽嶺”“攻打文市炮樓”等一系列戰斗)。

  電影《紅色娘子軍》成為了紅色經典影片。

  紅色娘子軍特務連連長馮增敏的女兒龐學雅(右二)成為新一代的紅色娘子軍。

  2004年《紅色娘子軍》電視劇開機拍攝。

  紅色娘子軍的精神世代相傳。

  紅色娘子軍的精神世代相傳。

  紅色娘子軍在每一個中國人的心中留下了難忘的記憶,劇照紅色娘子軍也把人們和萬泉河、五指山連在了一起。

  紅色娘子軍在每一個中國人的心中留下了難忘的記憶,劇照紅色娘子軍也把人們和萬泉河、五指山連在了一起。

  紅色娘子軍的精神世代相傳。2019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年輕人在紀念園參加不同形式的紀念活動。

  其實在23年紅旗不倒的海南瓊崖縱隊的隊伍里,也有許多紅色娘子軍這樣的海南婦女,同樣參加了紅軍的組織,她們參軍打仗,救護傷員,燒菜做飯等樣樣都沖在前線。有許多女戰士在戰爭期間被捕后受盡了國民黨、日本侵略軍的折磨,她們寧死不屈,絕不背叛組織,有些犧牲后也沒有留下姓名。活下來的即使是解放后也沒有要求組織照顧,過著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參與到海南的開發建設之中去,她們是真正的“紅色娘子軍”。

  紅色娘子軍已成為一個時代的烙印,一種積極精神和正能量的象征。她們在戰場上存在的歷史雖然短暫,但為我們留下的精神財富卻是長青不衰的。記住這段歷史、記住她們的形像,傳承她們的精神,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1939年2月10日,日本入侵海南島后,年僅15歲的林愛蘭,加入抗日游擊獨立隊,成了一名紅色娘子軍。最初她只是游擊隊的醫護人員。沒多久,林愛蘭就晉升成為了荷槍實彈沖鋒陷陣的游擊隊女戰士,那一年的她只不過16歲,在部隊里林愛蘭曾親手擊斃過日寇士兵,也曾被日寇的子彈擦破頭皮,險些犧牲。

  林愛蘭一生就是個大寫的“傳奇”。她曾是一名勇敢的紅色娘子軍戰士,后來被日寇抓走,在日寇的魔窯中,她一箱一箱地給抗戰部隊偷運子彈。林愛蘭說,她是在跟幾個戰友一起為部隊收糧食時被日寇抓走的,日寇先是開槍打死了收糧的男兵,然后把一起收糧的五個女孩抓走。曾為游擊戰士不滅的榮光,迫為慰安婦難祛的隱痛,青春于林愛蘭而言,無異于兩重冰火。她曾一遍遍講述當年抗擊日本侵略軍的慘烈,而對曾經被虜為慰安婦的遭遇避而不提。

  林愛蘭,1925年出出生在臨高縣南寶鎮松梅村一個中醫家庭。未滿15歲,林愛蘭就加入了當地的游擊隊,持槍殺敵毫不畏懼,是名副其實的“紅色娘子軍”。

  家住海口市演豐鎮星輝村的劉金梅已經100歲高齡了,但是她的身體仍然十分硬朗,可以一個人獨立的生活,我們每次見到她,她充滿歲月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每年會有不同的人來探訪她,不僅是驚奇于她的健康長壽,而且在老人身上的一段紅色革命的故事。劉金梅老人說她年輕時曾是瓊崖縱隊的一名戰士,由于老人兒子一直忙于其他事務,沒有幫老人登記曾是瓊崖縱隊的一員,所以現在也沒有領到相關方面的補貼,這也是十分遺憾的一件事情。

  劉金梅老人如今仍然過著自食其力的生活。大部分時間她自己照顧自己,養雞做飯,整理家務。

  劉金梅老人如今仍然過著自食其力的生活。

  她勤勞的一雙大腳見證了100多年來的勤勞與勇敢。

  劉金梅老人如今仍然過著自食其力的生活。

  劉金梅老人忙碌的身影。

  正是因為海南島有紅色娘子軍這樣的瓊崖縱隊指戰員23年紅旗不倒堅持與日本侵略軍以及國民黨反動派的長期斗爭,1950年4月16日,人民解放軍靠著簡陋的木帆船強渡瓊州海峽,并于17日凌晨突破“伯陵防線”,勝利完成瓊島北部的敵前登陸。隨后,人民解放軍和海南島駐守的瓊崖縱隊指戰員一起向縱深進軍,4月30日,人民解放軍解放了三亞等重要城市。1950年5月1日,海南島全島解放。

  1950年5月1日海南島獲得了解放。

  1950年5月1日海南島獲得了解放。歷史資料圖片  佚名  攝

  1950年瓊崖縱隊女戰士與解放大軍勝利會師。歷史資料圖片  佚名 攝

  現如今座落在瓊海市加積鎮上的紅色娘子軍雕像成為國內賓客們最緬懷的地方。

  黃一鳴著名紀實攝影家、高級記者。第七屆中國攝影最高成就獎“金像獎”獲得者。2016年榮獲“人民攝影家”稱號。泉州華光職業學院客座教授。

  從1981年從事新聞和攝影創作以來,先后出版過《黃一鳴紀實攝影作品集》、《海南故事》攝影作品集、《黑白海南》攝影集、《時代映象》《鏡間本色》《海南“慰安婦”》《汶川大地震攝影紀實》《慰安婦》(德國)《紀實攝影斷想》《闖海人》《海南紀事》《海南先住民》《三亞往事》及長篇小說《守候晨光》等17部專著。作品被美國威斯頓家族、明尼蘇達大學等多家國內外美術館、博物館和私人機構收藏。


路過

雷人

握手
1

鮮花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粉絲4 閱讀291 回復0
推薦資訊
精選資訊
閱讀排行
精彩展示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