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先鋒作家”盧一萍:塵封之作《祭奠阿里》榮登2019年度《收獲》文學排行榜

原作者: 四川文化網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圖為大型文學期刊《收獲》文學排行榜海報
  四川文化網蚌埠訊(記者曾和平) 2019年度《收獲》文學排行榜出爐,被譽為“先鋒小說作家”的川籍青年作家盧一萍風塵20年的作品《祭奠阿里》榮登“文學排行榜·長篇非虛構作品榜”,引起中國文學界的廣泛關注。12月24日下午,由《收獲》文學雜志社、上海文化發展基金會延芳《收獲》文學專項基金理事會、蚌埠市委宣傳部聯合主辦的2019年《收獲》文學排行榜(第四屆)頒獎典禮在安徽蚌埠市隆重舉行。盧一萍出席與來自全國的眾多知名作家、評論家、編輯界人士,以及駐地市宣傳部領導等齊聚一堂,共同見證了這一文學盛典。

圖為2019年《收獲》文學排行榜頒獎典禮現場
  今年恰逢巴金先生115周年誕辰。自1957年7月24日,巴金先生和靳以先生創刊以來,《收獲》雜志始終堅持格調、守望精神,因循著巴金先生提出的“文學雜志就是出人、出作品”的宗旨和主張,向不斷變化的時代延伸著文學的生命力與感召力,傳承“把心交給讀者”的精神,將更多優秀的文學作品呈現給讀者。
  2016年,《收獲》文學雜志社推出“收獲文學排行榜”,分短篇小說榜、中篇小說榜、長篇非虛構榜、長篇小說榜。迄今為止,“收獲文學排行榜”已經成功舉辦四屆,以其文學性、經典性和獨立性引起矚目。
  據主辦方介紹,今年的榜單更全面地體現出當下文學創作的成績與探索,并有諸多看點。世界范圍內的華語寫作受到關注;跨界作家作品的文學品質備受肯定;中短篇小說榜單強手如林,大家出手不凡,年輕的面孔亦展現出清新與活力;長篇榜和長篇非虛構榜,尤顯突出的是作家們在處理歷史與現實題材時具備的開闊胸襟與真摯情感。

圖為被譽為當代“先鋒小說作家”盧一萍近照。
  盧一萍,四川巴中人,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1990年3月入伍,在解放軍駐新疆軍區某步兵師服役。軍校畢業后,先后駐帕米爾高原某邊防團、駐疏勒某部工作。2000年調新疆軍區文藝創作室從事專業創作,2012年調成都軍區文藝創作室,任創作員、副主任。2016年12月,從軍28年的盧一萍退役,現任《青年作家》雜志副主編。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激情王國》《白山》《我的絕代佳人》,小說集《銀繩般的雪》《父親的荒原》《天堂灣》《帕米爾情歌》,長篇紀實文學《八千湘女上天山》《祭奠阿里》,隨筆集《不滅的書》等二十余部。作品曾獲解放軍文藝大獎、上海文學獎、天山文藝獎、四川文學獎、中國報告文學大獎、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等,《白山》被評為“亞洲周刊2017年十大小說”,入選2017年收獲文學排行榜。盧一萍被評為“名人堂”2018年度作家。

圖為資料圖片。1950年7月30日,先遣連136名官兵從新疆于闐普魯村出發,向西藏阿里進發。掌旗者為副連長彭清云。(曾和平提供)
  1950年,為完成解放西藏阿里地區的任務,七個民族136名官兵和300余匹騾馬組成了一支進藏先遣連,自新疆南疆于闐古道出發,深入西藏。他們經歷高原、風雪嚴寒、給養斷絕等難以想象的困難,艱苦跋涉數百公里,翻越連綿不絕、終年積雪昆侖山脈,途中 63人犧牲,非戰斗減員50%,即使這樣,剩下的人也依然不放棄希望,他們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到達藏北高原,完成了新中國史上最慘烈的一次行軍。

圖為先遣連西藏阿里到達地遺址已成為國防教育基地。(曾和平攝)
  壯士已去,這個幾乎被遺忘的大事件,被50年后的1998年采風到此的軍旅作家盧一萍重新拾起。“當年進藏先遣連翻越昆侖山脈,孤軍進藏,無疑是一首感天動地的英雄史詩。”在阿里軍分區軍史館里,盧一萍被先遣連的英雄壯舉所震撼,決意寫一部“被遺忘的傳奇”。為寫好作品,在那個被物質利益所驅使的時代,盧一萍在一片質疑聲中依然執意踏上“天路”。
  這注定是一條尋覓“英雄”的曲折之路。之后的日子,盧一萍以艱苦為伴,只身翻越莽莽昆侖的冰山大坂,深入雄闊阿里的雪山荒原,越過時光的千礙萬障,尋覓英雄的足跡。
  以英雄的精神寫英雄,1999年盧一萍完成長篇非虛構文學《祭奠阿里》這部作品,但自己總覺得不滿意,他又在新疆、甘肅、青海、陜西等地尋訪了部分幸存老兵;2007年,他在上海作家研究生班讀書,又利用到阿里代職的機會,再次對進藏先遣連的史料進行了搜集,完成這些補充采訪后,對書稿進行了重寫。

圖為當年先遣連西藏阿里到達地現如今鮮艷的五星紅旗高高飄揚。(曾和平攝)
  “在寫完這本書后,有出版社曾準備出版,已完成編輯工作,但因為各種原因,終未能成。我后來回去寫小說了,一摞稿紙放在那里,再也沒有去管。它也就成了一部塵封之作,一晃,二十年已過,我從少尉時采訪,到離開軍隊,成為一名退役老兵”盧一萍感慨的說。
  盧一萍說:“其后,我又兩次前往阿里采訪。每次到阿里,我都會去獅泉河烈士陵園,瞻仰和祭拜他們。我記得,先遣連小小的墓碑被孔繁森高大的衣冠冢遮擋著,看著衣冠冢威嚴地擺在所有先烈的墳前,我感受到了歷史與現實之間的遙遠距離。”
  他說:“陵園在一面寸草不生的山坡上。奇怪的是,在烈士們的紀念碑周圍,卻叢生著茂盛的紅柳,紅柳花像火一樣開放著。我感覺到了,那就是真實,它像火一樣炙烤著我的心;我也感覺到了,那就是真實的生命力,它不論在怎樣的環境下,都會頑強地生長。”

圖為2019年《收獲》文學排行榜獲獎作家盧一萍手模。
  機會總是眷顧有準備的人。2019年4月,風塵了20年的《祭奠阿里》終于發表于《收獲長篇專號·春卷》。盧一萍在聲情并茂的創作談中這樣寫道:
  “在發表前夕,我再次細覽了拙作,對部分當年使用的有些詞句進行了修改,它便有了如今的樣子。它才得以在《收獲·長篇專號·春卷》以如此莊重的面目發表,令我不勝唏噓,也尤為激動。
  我認為,先遣連輝煌的進軍,以及進軍途中所經歷的一切,是人類最堅硬的部分,我們理應心懷敬意。我想,無論在什么時候,我們至少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人在面臨絕境時,如何為了生存而傾盡全部的力量和智慧,來面對它。
  現在,它的發表,讓我有了一個祭奠英雄的機會。這部拙作發表后,我想再回阿里,帶著這本書去祭奠英雄。雖然,七十多年后的祭奠已經很遲了,但我仍要衷心地為英雄們祈禱——愿你們的靈魂安息! ”

圖為盧一萍(中)與獲獎作家一起亮相2019年《收獲》文學排行榜非虛構作品榜。
  把心交給讀者,是盧一萍幾十年的寫作生涯始終堅定的信條。《祭奠阿里》一經發表,立即在文學界和讀者中引起強烈反響。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著名作家阿來這樣評價道:“《祭奠阿里》仿佛在聽一首莊嚴的頌歌。”
  他說:“作者在闊大的背景——無論是地理、時代,還是不同的文化——中勾勒群像,為眾英雄立傳。在寫出人肉身脆弱的同時,寫出了堅定的信仰與意志,寫出了生命的偉大。有了信仰與意志,任何一個平凡的生命都有可能使自己變得偉大。這不是我第一次接觸這個英雄連隊的故事,但盧一萍這個文本,讓我真正從內心里生起了莊重之感。這個文本是一曲革命英雄主義的頌歌,但作者沒有止步于此,他繼續深入尋找更多的細節,從中發現更有意義的歷史碎片,拼湊成完整的畫圖。他的目標是盡力接近人、人類如何超越平凡、成就偉大的秘密。他就是這樣形成對同類題材寫作的某種超越。”
  在24日的頒獎典禮上,上榜作家,或在現場,或以視頻的方式,闡發了自己的獲獎心情,與《收獲》的緣分,以及文學的感悟,氣氛隆重而活潑。盧一萍在授獎臺上,手捧厚重《2019收獲文學排行榜》作品集,分享了他的創作感言。

圖為盧一萍(右)在頒獎典禮上發表獲獎感言。
  《2019收獲文學排行榜》組委會給予盧一萍作品《祭奠阿里》的授獎詞:“以足夠開闊的思想視野和對豐富歷史文獻的調查功夫,懷著無比崇敬的情懷走近一群沉默的軍人,真實記錄了1950年代初期解放軍先遣連翻越昆侖山脈孤軍進藏的悲壯經歷,以硬朗而又凝重的敘述,讓阿里既是一個考驗身體極限的地域,又成為一個寄寓神圣的殿堂,從歷史的遺忘里提煉出人類超凡的英雄氣度,賦寫了一曲當下頗為罕見的英雄史詩。”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粉絲1 閱讀508 回復0
上一篇:
明-楊慎星回節迎新年探研發布時間:2019-12-26
下一篇:
2019年文壇掠影:柳暗花明又一村發布時間:2019-12-31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