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吉友林博:一名老戰士——記瓦嘎村老黨員

原作者: 吉友林博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那天下村,走進一家門口掛著“光榮之家”的群眾家中,一張泛黃的老照片掛在“光榮之家”的客廳上。照片上的年輕人軍人看起來20歲左右的年齡,臉龐清秀、目光堅毅,青澀臉龐還略顯稚氣。我問照片上的這個英俊的小伙是誰?老黨員古哈樂呵呵的說,你猜。我說不會是你吧?屋子里的人都笑了,這張照片就是瓦嘎村的黨支部書記-沙瑪古哈。
  沙瑪古哈是瓦嘎村的老支部書記,村里的人都叫他老黨員,老黨員現在已經退休在家,他出生于1957年,當時峨邊縣剛剛民改結束,是中國最困難的時期。古哈有5個兄弟姐妹,他是家里最小的。老黨員說,小時候家里吃不飽,因為他是家里最小的,哥哥姐姐怕他不夠吃,經常把糧食讓給他吃。老黨員有3個兄弟姐妹因為當時生活條件艱苦,在幼兒時期夭折了。老黨員小時候就很勤快,17歲時順河公社(現在的哈曲鄉政府)的領導覺得這個小伙很不錯就讓他在順河公社當炊事員。老黨員說,當時公社的條件很差,干部吃的也不好,經常就是米湯煮酸菜。

  1974年11月,響應國家征兵號召,老黨員報名參軍了,分配到蘭州軍區5335部隊,在部隊一干就是5年。老黨員說他當兵時期讓他最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文化比別人差,部隊里發言時自己經常說不上來,為了彌補自己文化上的差距,老黨員刻苦學習,后來還作為學習的先進代表在團部進行交流發言。當兵的五年期間老黨員從一般戰士成長為一名副班長,當過司號員、通訊員、理發員,得過“學雷鋒標兵”兩次,“神槍手、神炮手”一次,團嘉獎一次,營嘉獎一次,連嘉獎三次,參加過團師軍“先進代表會”一次,在部隊老黨員積極學習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并于1978年3月光榮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79年12月,老黨員退伍回鄉,他說當時退伍給他發了300元的退伍生活補貼。
  退伍回鄉后,老黨員被推為瓦嘎村團支部書記、民兵連長、治保主任。1984年,老黨員被選為黨支部書記,他說那時年輕,但是確實感覺肩上的責任更重了。老黨員說,當時他當支部書記的時候工資一個月只有6元。那時沒有電話,汽車很少,他們還是白天下村、晚上開會學習政策,有些時候整個村一天要轉幾遍。有些時候晚上還要參加調解矛盾糾紛,一干就是天亮。老黨員說,雖然工作很辛苦,但是組織信任我,群眾信任我才把瓦嘎村交給了我,我再苦再累都值得。老黨員說,毛主席說“干革命工作就要有犧牲,有付出才會有回報”再苦再累一定要把工作搞好。老黨員支部書記一干就是10年,從1984年一直干到1994年。
  1994年,因為家庭有了三個小孩,因為村里事務多參加勞動的只有他的妻子,村支部書記的收入也是入不敷出,妻子一人勞動無法滿足家庭的開支需要,孩子們都在學習。老黨員于是向組織申請辭去村支部書記的職務,1994年到1997年,老黨員在鄉林工商務工。1998年當時的哈曲鄉領導再三請老黨員回村當支部書記。老黨員說當時確實很艱苦,但是領導信任他、組織信任他、群眾信任他,讓他感到很光榮,責任也很大,老黨員就這樣繼續擔任支部書記直到2004年。老黨員說在村上任職期間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有些群眾不講道理,有時候無理取鬧,有些矛盾糾紛就沒調解好,他覺得他的工作離上級的要求還有很大的差距。
  老黨員說,這幾年來,特別是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哈曲鄉瓦嘎村確實有了很大的變化,一個個小洋樓、一條條水泥路、聯戶路,家家戶戶衛生整潔,群眾生產生活條件有了很大的提升。他說瓦嘎這個地方已經達到了以前峨邊老縣城的條件了。老黨員是一個勤快的人,自己能做的事情從來都是自己做,今年他女兒家修一個房子,我看他每天都在自己慢慢地做,房子現在已經竣工,修的很漂亮。在家里的這段時間雖然沒有在村上任職,老黨員也在發揮著老黨員的作用,每次村上開黨員大會,老黨員都要給村兩委提出工作上的意見和建議,村上修通組道路,老黨員主動把自己的豬圈拆了,沒有要一分錢。老黨員還積極參加村里組織的干群一家親活動,主動當瓦嘎村的政策宣傳員。
  老黨員說,現在國家富強了,他說中國比全世界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都關愛農民群眾和貧困群眾,全世界只有中國在搞精準扶貧。老黨員平時最愛看新聞,他說確實感受到我們的黨是以人民為中心的好的執政黨。看著老黨員臉上的皺紋和那雙粗壯的手,還有那讓人溫暖的笑容,他感覺他就是一名戰士,一直在戰斗,從沒有放棄,因為他有堅定的信念。
該文章已有69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粉絲1 閱讀3407 回復69
上一篇:
吉友林博:一把老月琴發布時間:2019-09-04
下一篇:
蒼山牧云:《楚韻》序發布時間:2019-09-20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